简体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行政长官答问会答问全文(二)(只有中文)
********************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君彦议员。

梁君彦议员:早前主管港澳事务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接见我们经民联访京团时提到,现时香港的经济发展,一些深层次的矛盾逐渐显现,一些竞争优势亦开始弱化,并谈到当前香港的首要任务是发展经济。只有经济不断发展,才能改善民生。这一样与我们经民联的口号:「工商带动经济、专业改善民生」的宗旨不谋而合。我请问特首,政府有什么政策去解决这些深层次矛盾呢?亦有什么政策去巩固我们本地的优势?以及有什么政策去处理我们的经济转型慢、产业结构过分单一化?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在刚才作主旨发言时,一开始已开宗明义地说,刚才我在行政会议每个月办的每月周四午餐例会亦这样说:我一直以来,对香港下去的发展,与特区政府的施政优次,是很清楚亦很简单的,但是重要的,这就是我们社会上至少有四个方面的、长期积存下来的问题,大家或者可以称之为「深层次矛盾」:贫穷问题、房屋问题、老年社会问题与环境问题,没有一个问题不是需要大家要花大力气与大笔公帑、金钱去解决的,只有我们有较高速度而又持续高速度的经济发展,才可以让政府、让雇主、让市民有足够的财力来解决这些问题。因此,较高速度的经济发展,是横跨或跨过这几个政府的主要施政范畴。所以在上任后不久,我已经在政府内部和工商界不断听意见,不断推动我们去探讨如何可以使得我们在下一阶段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取得更加好的成绩。

  我在开经济发展委员会的时候,我向各位委员提出有这样要求:我说谈香港经济发展问题的评论已经很多,我们都耳熟能详;谈我们的弱势,或者优势弱化的,亦都很多。我希望大家委员,我亦希望立法会议员,亦都希望通过传媒的报道,全香港市民大家一齐去帮我去想这个问题,就是提一些具体的主张,如果大家可以说特区政府做一、二、三、四、五,就可以令我们整体香港社会的经济,或者我们某个产业,可以发展得更加好、更加快,特区政府便会衡量这些主张的利弊,可行的,我们便要切实执行。

  香港是很有优势很有条件的。我在两星期前到北京的时候,拜访了发改委主任和商务部部长,在短短的会面过程当中,他们的回应都十分积极。因此在离开北京前,我通过传媒向社会报告了那次访问北京,两次会议中取到的六项阶段性成果,包括我们为「十二五」做中期检讨;我们为CEPA的执行情况,这是根据我政纲里面的主张,成立一个新的、一个联合工作小组来进行检讨;包括「十三五」规划的制定过程当中,我们能够早日参与,不是看到第一个稿才给予一些回应或者反馈。凡此种种,都是我们去做的工作。当然做内地工作的同时,我们也不忽视外面的,或者我们对外的、与外国之间经贸关系的重要性,这包括与美国的关系。我在六月份会访美,第一次出国访问就是去访问美国,因为美国是我们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凡此种种都说明特区政府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我们是有优势的,国家给我们很多机遇,香港本地亦有不少很好的条件,问题是我们如何可以掌握到这些机遇,如何可以集中政府、集中整个社会的精神、精力,去搞好经济发展,而不是被一些日常的事情转移了我们的目标和虚耗了我们的精力。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君彦议员。

梁君彦议员:特首刚才说了,我们也是相信经济发展最终都是要改善民生的。你说了经济发展你有很多大计,但现时的深层次矛盾和如何去改善民生,政府有什么短期或长期的措施?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改善民生方面我们已做了不少,包括我刚才在主旨发言时向大家报告的,做一些长者工作,房屋,尤其是基层市民住屋需要。今早我们再一次复看刚才我读的那篇发言稿时,我们自己同事间都有这样的一个反应,就是确实上任这十个月以来,通过整个团队的努力,确实我们是做了一些事的。民生方面的事很多,过去我们一直有向大家报告,这里不再一一去谈。改善民生,我同意梁君彦议员的说法,我们是要靠经济发展的,意思就是要「做大个饼」,而非单纯靠「分饼」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鉴林议员。

陈鉴林议员:主席。我想问问行政长官有关一些经济民生的问题。刚才行政长官都说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出现一些东西。我想谈谈例如旅游业,我们接待设施的能力,是落后於我们的旅客人数急增的矛盾。另外,我们消费物品的供应,亦追不上我们旅客的消费能力的增加,这亦是另外一个矛盾。近年内地旅客来香港的人数越来越多,但我们亦经常会出现消费场所,譬如北区经常出现水货客或水货挤塞的问题。另外,我们现时在旅游业方面的接待能力,亦出现很大的矛盾。我想知道一下,行政长官你对於面对这些问题,特区有些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呢?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主席。一言以蔽之,我们要增加容量。我们周边很多国家和地区,非常羡慕香港今天的情况,意思是我们有很多旅客包括内地旅客,他们希望来香港购物。香港购物天堂这美誉确实对海内外游客十分吸引。因此,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旅客人数的增长速度相当可观。单是二○一二年,深圳有户籍的居民可以「一签多行」来香港,就已经有接近一千万人,比二○一一年有相当大幅度的增长。现在内地600多个城市当中,可以让当地居民以自由行的方式来香港旅游的只是49个,600多个城市当中只是49个。在在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潜力非常大。因此,外地一些想推广旅游的国家和地区十分羡慕。但我们确实有容量的问题,尤其是刚才陈鉴林议员亦都说的,在港九新界当中,我们有局部地区容量问题,因为内地来的游客较集中,所以更加突出。

  我们要增加接待能力,除了商店外,还有其他的配套设施,包括我们所有的交通总汇,由车站到飞机场,我们都要注意,还有是酒店。所以,政府做这工作,不单是多建几个商场,或在接近边境地方办大型购物城便可以,我们一定要做好整体的配套计划。在这问题上,或者我再多说一下。我们要做好接待工作,就要有足够容量,有足够容量才可使得从五湖四海、国内国外来香港的游客感觉到他们得到预期中符合香港购物天堂美誉这个标准的服务。因此,我们不能只贪客多而滥做,我们一定要在供应方面、容量方面做好有关的工作。这工作大家知道在香港要办任何购物城也好或购物中心也好,涉及土地的规划、批出、兴建,往往需要时间。所以,在这段期间内,我们未能够大量增加容量的同时,我们都要考虑客源问题。大家都知道,「一签多行」的问题,特区政府是正在做检讨,目前我们未有一个结论,在这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平衡好,一方面我们的旅游作为经济产业,另一方面,因为容量不足会否造成至少局部地区的居民觉得他们的生活受到影响。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鉴林议员。

陈鉴林议员:我们完全反对限制一些地区的旅客来香港,因为这样只会使到我们旅游业或其他的服务行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想知道一下,特区政府会否在短期内增加譬如酒店、宾馆、旅客的住宿的设施,或者政策方面的放宽,使到更多的譬如发展旅游业方面的发展商可多造一些酒店,在这方面提高我们的所谓接待能力。

  另外,你刚才都有说,所谓「港货专区」。你会否考虑在我们北区划出一个比较接近边境地方,使到一些真的是来购物、不是来旅游的人士,可以在短程内得到他们的需要呢?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主席。香港作为国际间的购物天堂,确实条件是十分优厚的。我个人相信在短期内不会被其他城市取代,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庞大的腹地,这就是中国内地,消费者旅客人数十分多。就购物这问题,有工商界背景的议员或者会有兴趣知道,在过去几个月,无论我在外面公开演讲也好,或者接待外国政府来香港负责经贸的官员也好,或者日常见到外国驻香港使节也好,我经常都有这个说法:任何商品在香港好卖的,就会有一日在中国大陆一样好卖,而中国大陆的市场当然大过香港市场很多倍。所以,很多时我要说些轻松点、调皮点的说话,我就说,因为这样,或者这些外国的供应商,应该多送免费的试用品予香港消费者,以作推广,以作招徕。香港这条件是十分好的,陈鉴林议员刚才的建议,我觉得是值得我们去郑重考虑的。我自己的看法是,地区来说,不单只是在北区,譬如我们的港珠澳大桥很快落成通车,车流量应该十分大,客流量应该十分大,这些旅客的第一站不是北区,第一站是大屿山,我们有没有条件在大屿山某些地方做一个刚才陈鉴林议员说的「港货专区」呢?我觉得这个我们亦应该去具体研究。

  但同时,在考虑香港整个旅游业日后发展的大方向时,我们是否都应该考虑一点,就是我们追求旅客人数的无限大,抑或追求经济效益的无限大,因为两者之间不一定是一致的。譬如说,如果我们真是有一个容量的问题不能在短期内大幅度增加时,我们是否应该有某些方法,来做高档次、对香港来说有高经济效益的客源的旅游业务。凡此种种,都是值得整个社会一起探讨的。但是,总的一句来说,我觉得我们要在容量方面做工夫,我对香港旅游业和旅游业带旺的零售业的前景是十分乐观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宇人议员。

张宇人议员∶多谢主席。行政长官,自由党对於香港妈妈,保障香港妈妈能购买奶粉给她们的婴儿食用,我们是很支持的。在早几个月前,当然,其实我们在追查中看到,很多外国的入口商,在供应及销售手法去捆绑零售店铺要一买便买一、二、三、四(号),三、四(号)无人购买,一、二(号)多人购买,亦不肯每星期多於一次补货。在这样的情形下,令某些地区的奶粉短缺。当然特区政府出了这个限奶令,刚才特首已讲了,你用破坏与内地的感情,我觉得这个相比你刚才提到两项的破坏力更甚。我都收到很多内地朋友对限制他们带两罐奶粉是有很大反感。

  特首,亦都有香港人讲到,你这个限奶令,或者特区政府,不是你个人,这个限奶令抵触《基本法》第115条自由保证贸易政策;其实亦都伤害我们自由党很认同我们的核心价值,这个自由贸易的价值和特别是对中小企的保障。所以这个限奶令亦对世界贸易组织《关税暨贸易总协定》的第11条,该第11条其实官员也解释了好几次,我是不同意的。它是因为……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议员,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张宇人议员∶主席,我来到我的问题,我要有些背景,让行政长官去想想如何处理。我通常不会用很多时间。但在这条例第11条,指明一个地区有严重的短缺,以及在短期性去处理自己的短缺问题,就可以对第二个协定的国家,例如中国,可以作出很短期的限制。但是你的官员从来没有去看看有否短缺,听人说,没有去看看有否短缺,没作出调查有否短缺。其实,在我们说有很多短缺时,人家开仓给我们看是有奶粉。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议员,我请你尽快提出你的问题。

张宇人议员∶主席,对不起,很多同事其实(问得)比我长,我最多不跟进。其实,我们去年二○一二年入口是4 440万公斤的奶粉,我们本地的婴儿,任何去估计,都是800至1200公斤,其实我们没有短缺。你的条例亦没有日落条款,我们很多同事都有意见。因为这亦不是暂时去做的一件事。其实,这一条条例,刚才我说了几项,又破坏……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议员,请你不要再发表长篇议论。

张宇人议员∶我想问行政长官,你可以做些什么去拨乱反正,将这几项事宜做好?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限奶令这举措,确实在特区政府於该段时间,我们思量了很久,甚至乎可以说是挣扎很久,是一个三难的情况。三难的情况,一个是有人数越来越多的妈妈,告知全社会买不到奶粉。这个买不到奶粉,负责官员在该段时间出来经常说的,在过去数天答问题也再有讲过,零售层面短缺,仓里面可能很多,零售层面短缺。

  妈妈住在大埔,我们说全香港很多奶粉,平均来说,够买够食,但是如果你肯去香港仔、赤柱有得卖,对她们没有帮助。香港人生活紧张,再加上有些店铺趁机加价,一罐加数十元,对这些妈妈来说,亦是造成她们不满的一个成因。

  第二难就是,奶粉商,或者整个奶粉供应链所有商界朋友,有供应商、代理,以至药房、商店等的朋友,有生意做,奶粉完全是一种正当的消费品。为何要有这些措施去减少人家做生意的机会?这是第二难。

  三难就是对内地的同胞,他们前来香港带几罐奶粉回去给婴儿食用,有什么大不了,尤其是在我们宣布了这个限奶令后,不少内地居民以为我们罚款、监禁,以为一带超量的奶粉出境,就一定要监禁。他们不知道我们法例往往有罚款、有监禁,我们一并写入同一法例内。我们要做很多解释、说明的工作。

  就这三面来说,我们都希望能够有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既可在零售层面保障到妈妈的需要,在经营的层面,可以让所有经营者能够继续做生意,做得越多越大越好,可以缴交多些税款给我们的财政司司长。对内地同胞的需要来说,我亦都表示过,在内地接受媒体访问时提过,我都很想想到一个办法,可以供应给他们,满足他们的需要。因为香港在我们的整个国家发展来说,其实在这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和作用。

  我知道最近有一些商号,他们联手起来,说想一些办法,可以保证在零售的层面满足到香港妈妈的需要。如果他们循这方向去想,可能参加的商号还要多一些,真的想到一些办法出来,令到香港的妈妈心里比较踏实,真的相信这个保证是可以生效的;我相信特区政府很愿意在十月,我们检讨限奶令时,积极考虑他们提出来的办法。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宇人议员。

张宇人议员∶我已说我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不作跟进了。不过,特首答了这么久,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刘皇发议员。

刘皇发议员:多谢主席。特首,最近巨鸭访港,为全城带来无限欢乐,除了会带旺零售业以及「鸭仔团」外,更勾起我们那些年不少的集体回忆。我们的同事林健锋的爸爸是第一代胶鸭仔之父,林亮先生,重温当年生产胶鸭的往事,令人津津乐道。特区政府有否想过巨鸭风靡全城的原因何在?有没有值得政府参考的地方?而这类低成本,高效率的活动,政府会否研究多些举办,既可带动旅游、零售业的发展,亦能为香港发放更加多正能量呢?多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主席,多谢刘皇发议员的问题。就鸭仔在香港所引起的哄动,说出来不知刘皇发议员或其他议员信不信。我们在上星期六早上,我主持的策略发展委员会内,就有其中一位成员,他也花了不少时间去分析这个现象,我觉得很值得去分析,亦很值得我们去总结,而我们可以学习或者仿效的话,是应该学习仿效的。我个人的体会,简单来说,就是说明创意的价值和重要性。成功的创意可以带动很多的行业,例如鸭仔,刚才刘皇发议员都提到了,带动旅游,带动很多餐饮业,我相信亦带动很多玩具店,甚至一些小摊贩,他们卖鸭仔的生意。我太太早几天在家里翻箱倒杠,要找回二十年前我们儿女玩的鸭仔,找出来。所以创意,无论是荷兰、这只鸭仔的创意;或者是韩国歌星、舞蹈人的创意,我觉得这些对我们是很大很大的启发。特区政府在创意方面,我们都落了很大的力度,包括在我们的大学里面,我们资助和推动创意方面的教育,希望我们能够有更加多的高端创意人才,能够为香港社会的发展做好服务。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刘皇发议员。钟树根议员。

钟树根议员:特首,现时港人极之关注港府如何去推行二○一七年的普选行政长官。现时,社会上有一小撮罔顾法纪的人去煽动善良的市民,透过集体违法,透过一些非法的抗争手段去做出一些所谓「占领中环」。面对这些集体违法的行为,特首,你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你又如何评估非法「占领中环」会带给香港经济什么冲击?以及民生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呢?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和社会上所有的香港市民一样,十分关心二○一七年我们的政制发展;我与香港市民都一样,都很希望二○一七年的政制发展方案能够顺利走完那「五部曲」,可以在二○一七年成功实践落实。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香港人的守法精神十分好,香港除了是一个法治社会外,亦是一个治安十分良好的社会,香港的罪案率,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罪案加起来的罪案率是十分低的。我很希望我们这个法治传统,这个低罪案率的一个优点,能够继续维持下去。我不希望任何人因任何原因犯法,我更不希望任何人因任何原因去鼓动别人犯法。出现犯法的情况,我们的执法部门,无论犯法的性质是什么,规模是什么,我们的执法部门一定是依法办事,尽他们的职责去执法的。

  香港亦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任何人对任何一件事,大事小事的看法,无论是一些多么急进的看法,或是多保守的看法,大家有充分的空间、充分的渠道、充分的时间来表达自己的看法。

  因此,我们这个社会是不需要有一些过激的行动,通过瘫痪我们的金融中心区、商业中心区的运作来展示他们对该件事的高度诉求。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本着理性、平和、务实、包容的态度,就有关二○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的不同观点,大家做好交流。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做的话,正如我刚才在主旨发言时所说,我们是有条件能够凝聚到足够共识,使得我们在二○一七年真的可以实施普选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钟树根议员。

钟树根议员:特首,我想问你,你刚才没有回答我,你如何评估,如果这些非法「占领中环」的行动出现后,整个中环金融中心被瘫痪,对我们的经济、对我们的国际声誉有什么影响呢?而居住在中环附近的市民因为瘫痪了中环,而得不到应有或是迅速的紧急援助服务,造成市民的生命财产都受到伤害时,我们有什么可以做呢?情况如果是这么危险时,你会怎样指示纪律部队有什么行动去解决这些问题呢?多谢主席。

行政长官:我对香港纪律部队的执法工作有信心,我对他们的专业训练和专业精神亦十分有信心,我当然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钟树根议员要我去评估一件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我们没有办法评估。

  「占领中环」这个行动,根据他们的主催者、鼓吹者的策划,这种行动我们过去没有见过,与我们过去,譬如是七月一日游行、一月一日游行之后,有小部分人在公众假期的晚上,在中环某些街道造成交通严重阻塞,在假日的晚上造成交通严重阻塞是两码子事。因此,我没有办法评估,我只能够讲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重视我们理性、平和、包容、务实、沟通的重要性和有效性。

(待续)



2013年5月9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20时44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