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行政长官答问会答问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一月十一日)上午在立法会出席行政长官答问会的答问全文: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葛佩帆议员。
 
葛佩帆议员:多谢主席。特首,过去几年违法暴力事件不断发生,包括非法「占中」和旺角暴乱,令前线执法警员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当中更有警员因为执行职务而受伤入院又或者被判入狱。另外,有组织性地针对警队进行恶意攻击和抹黑的事件亦越来越多,对警队在执法和士气方面都带来极大影响。特首,你会如何提升警队士气?会否改善警队的福利和服务条件?会否为警队提供更多支援,提供更清晰的执法权力指引,让警员在合法利益和尊严得到保障,让警员可以继续无畏无惧地执行职务,维护法治?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特首。
 
行政长官:多谢葛佩帆议员的提问。我一向都是以香港的执法部门,包括警队,引以为傲。事实上,担任政务司司长四年半期间,我每次出外做推广香港的工作,虽然本质是经济贸易推广的工作,但我往往都会向商界介绍,其实一个投资者要留意的特质──香港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城市。如果大家记得,我时常都有一些数字在手,我们目前的香港犯罪率,即是每十万人有多少宗的大大小小加起来的个案,是四十多年以来的新低。这成绩得来不易,亦是全靠所有执法部门,包括警队,特别是前线警务人员的努力不懈。所以,近年因为一些政治事件而令前线警员在维持公众秩序时面对很多压力,这个我非常之有感受,我也在多次出席警务处的活动时,都支持我们的警务人员要紧守工作岗位。特别刚才葛议员提到有两方面,第一就是在执行法律时的指引,我相信警务处处长在保安局局长的支持下,一定会听我们前线警务人员和警务协会在这方面提出的意见,希望找到一个令他们可以更加安心去维持治安的工作。当然,我亦呼吁要发表意见、要游行、要示威的人士,亦要守法,更不应该出言侮辱我们的执法人员。
 
  至于在警务人员的福利待遇方面,我们一直都是持开放态度,可以与各个协会讨论。不过,当然最后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能否全数接纳有关的诉求,都有其他资源和政策,以及与其他十多万公务员的等同待遇的考虑,但我可以向葛议员说,我非常重视香港警务人员的士气,所以在这方面作为行政长官,我亦会亲自关心。
   
  我留意到刚才葛议员用到近年出现一些抹黑警队的事件或言论,这方面我是认同的。如果大家有时间翻查在二○一五年的每两年一度的灭罪大会里,我花了二十分钟,就是要澄清我们的警队在不合理的情况下被人抹黑,所以提供了很多数据、很多事实、很多相片,希望社会大众能够不受到这些抹黑言论影响而令我们的警务人员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压力。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葛佩帆议员。
 
葛佩帆议员:特首,香港靠警察维持治安,但警察其实都是人,会受伤、会有病痛,而因工受伤的警员数字其实也很高。你会否改善警员在职安健方面的保障?会否增加他们因工受伤警员的医疗保障?他们说不时受伤或病了都要等很久而影响他们的工作。会否可以让因工受伤的警员可以得到更迅速的医治,又或者当警员当值时生病都可以尽快得到适切治疗,让他们可以尽快回到工作岗位服务市民?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特首。
 
行政长官:多谢葛议员这个具体建议,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吴永嘉议员。
 
吴永嘉议员:多谢主席。特首在《施政报告》里的新税务安排的确吸引了很多外商投资或支援了一些本地初创及新兴的小企业。但从增加香港竞争力这个强势角度看,政府会否考虑包括但不限于例如延续或把商业登记宽免措施变作常恒(恒常)性?又或政府会否考虑可以重新检定一些《税务条例》?我的上一任议员林大辉议员也常常说39E、16EC,这些为什么现在突然变得特别重要?就是因为现在我们应该要全面配合,亦鼓励香港港商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大湾区地区投资兴业,特别是我代表的工业界(二),我们都很希望可以在那些地方开厂,但这些比较旧的条例会窒碍我们去那些地方开厂的积极性,因为我们在香港购买的机器,拿到那些离开了香港境外的地方做生产时不能够获得本金的扣税。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特首。
 
行政长官:多谢吴议员。大家都留意到,财政司司长目前正在展开有关他接下来《财政预算案》的谘询工作,亦包括谘询本会,我知道刚刚这个星期他亦出席了立法会相关事务委员会,聆听各位议员就《财政预算案》的意见,所以我要留待财政司司长全面考虑。不过,当然大家都记得我在竞选期间提出一个理财新哲学,理财新哲学简单而言就是要为未来投资、为市民解困,我相信陈茂波司长一定会很认真聆听大家的意见,再考虑我们目前的公共财政状况而作出一个希望大家可以认同或满意的方案。
 
  另外关于税务方面问题,本届政府对于税务的看法亦有一些新思维。我们觉得税当然是收入以支持政府的工作,但它本身亦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正如吴议员提出是用来提升香港在经济上的竞争力,所以我们已经提出利得税的两级制,稍后完成谘询后,亦会看看如何能够为企业提供更好诱因投资科研,我们亦会有一个税务措施。所以早前由我出席的税务新方向高峰会,以至财政司司长领导的税务检讨小组都会继续听大家的意见。具体就着吴议员提到的《税务条例》39E,我自己也作了一些研究,因为在上一届政府我不管财政,我坐着听林大辉议员声嘶力竭地说,他有他的道理为什么不能改变或取消。我觉得现在我们有一个契机,既然我们说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大湾区的经济,要做到人流、物流、资金流、资讯流都是无障碍地流通,那么机器都可以自由流通都是可以考虑的,所以我自己都会与司长再研究,看看如何可以既能够满足到我们在税务完整性、保障税收方面,但又能够与时并进。多谢吴议员。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邝俊宇议员。
 
邝俊宇议员:特首,今日的答问会主角并不是你林郑月娥,而是你老人家的爱将、坐在那边的郑若骅。这个律政司(司长)、捍卫法治的第一人,由她第一日上场回应她的大宅僭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一个大话盖一个大话。今日传媒图文并茂,指出○八年她交给银行的按揭文件里根本没有地库。特首,很简单,她昨晚还够胆出来开记者会,说「我忙,所以没有为意」。你这么大的一个地库都留意不到,你是否当香港人是傻的?特首,现在她带头跟我们说,忙是「大晒」、忙可以犯法、忙可以僭建。她其身不正,何以律人?我知道如果我叫你DQ郑若骅,你不会愿意,她是你爱将,她下台你颜面何存?但我想问一个问题,特首,我可否邀请你请郑若骅来立法会,和我们开诚布公,向香港人交代一下究竟她的大宅僭建是怎么的一回事,还一个真相可以吗?主席,帮我问特首。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特首。
 
行政长官:首先,我想回应刚才好像是涂谨申议员站起来说,社会发生一件事,议员这么关注,为什么我在八分钟的发言都不说?因为我知道一定问,那我等大家问我就作一个回应。因为这个毕竟是行政长官答问大会,我是说全社会都关心的民生经济议题。邝议员的提问最后问的事,律政司司长会否来议会交代,我可以与司长会后再商量,但是交代我们已经做了,司长已经做了。如果大家要看回时序,其实全部都是在过去一个星期发生。在一月五日早上我按中央的任免,公布了经我提名,中央任命了郑若骅女士为律政司司长,任命在一月六日生效。所以在一月六日早上,我亦按着法律要求为她监誓,成为今日的律政司司长。在下午当接受到传媒查询和知道屋宇署有人员到她的物业里,她亦第一时间通知我,亦向我作了一个交代,一如她接着向公众的交代。我明白今日市民对于高官的要求,我亦明白大家对于现在说用「不记得」、「很忙」、「没警觉性」、「敏感度不足」好像很难以接受。但我在此都希望大家用一个包容点的态度去看这件事。这件事是在二○○八年,我不是在此特别为我的同事去说项,但社会上是需要知道在过去十年,香港僭建物处理的政策不断改变。有人说我最适合答这些问题,因为我都曾经是五年的发展局局长,所以我利用我过往的经验向大家分析,在僭建物政策里,在过去十年真的有很大变化。在大概二○一○年,这些日子我可能回去要再核查,当时只是处理有即时危险的僭建物,直至花了十年时间处理了有即时危险的僭建物,就在我任内进入去处理一些没有即时危险,但都是未经批准的建筑物,包括当时简单来说叫「上中下」,即是在天台、在平台、在后巷、地下没有经批准而做的构筑物,然后进行一个按着屋宇署时序的计划,或者在市民的投诉下去做这个工作。我知道很多人以前对于这类僭建物比较没有警觉性及掉以轻心的,但正如我所讲,这并非用来开脱今日的情况。今日当郑若骅司长知道,明确知道,亦经过现在屋宇署执法人员核查之后,在她的物业里有这些未经批准的僭建物,她便马上向大家交代,亦全面配合屋宇署工作,会尽快改正。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但当然进一步屋宇署在入屋视察后,现在有没有其他调查工作正在做,除了发出清拆令,要求在一段时间内清拆这些僭建物外,有没有其他跟进行动,我不可以说,因为我不是执法部门,我亦不应该以行政长官身分为执法部门说接下来的工作。
 
  但有一点我想说,我亦公开说过,整个找政治问责官员和委任过程我最清楚,甚至可能我是唯一一个可以这么全面掌握找这些政治官员和特别去找这位律政司司长的过程,所以我都必须澄清,当有人说「你大半年前都知道你会继任律政司司长,这么长时间你都不去处理?」,这真的与事实差得太远。我当然不能向大家说每一日是什么时候发生,游说了多少次或有什么磋商,才能够邀请郑若骅出任律政司司长,但我可以说时间是非常短,即是说在一月五日公布前在很短时间要处理任命,而作为一位这么成功的资深大律师,是一名国际级仲裁员,你可以想像她有多少东西要处理,令她可以进入这个敏感度相当高的律政司司长的位置。这个亦是我刚才说希望大家都用一个比较包容的态度来处理这件事。我可以说其实她要处理的事以及给她的压力,可能在我自己身上发生我都承受不到,因为又要公事又要私事,而且作为一名国际级仲裁员,她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去处理所有这些已经进入将完成的仲裁个案,所以我在她的聘用里亦作了一个决定,容许司长在很短时间内继续完成大概六项这些仲裁个案。她说在一月六日她上任之后,这六个仲裁个案如果仍有收入,她自己亦不会再收这些收入,会交给我去处理这些收入,当然都是给予慈善,没理由我拿了她的收入。所以我真的希望大家用一个包容态度。无论在委任后或在委任前的揣测请郑若骅资深大律师出任律政司司长,我听到一面倒都是认同的,是认为她够资格、够经验,可能政治上大家都能够接受的一个人物做司长。所以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可以给她全心全意尽快处理僭建物这件事后,投入她的工作,因为未来很多法律工作都需要有一位很有魄力,正如她在法律年度开启典礼时所说,是无畏无惧地执行她的工作。多谢。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邝俊宇议员。
 
邝俊宇议员:主席。郑若骅的僭建问题不是单纯的一个僭建问题,她疑似向公众「擘大眼讲大话」,「一个大话盖一个大话」。我听到刚才特首包容,包容?你包什么容?现在的问题是知法犯法,带头犯法,是律政司司长、捍卫法治第一人。你怎样可以说服香港人?我想问一个问题,主席,你帮我问她,你林郑月娥信不信她郑若骅是不知情,你一句便可以,信抑或不信?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特首。
 
行政长官:我基于我掌握的资料,我仍然认为郑若骅资深大律师并不是刻意隐瞒大家,她今日仍然坐在这里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我亦有信心她会好像我刚才所言,以最大的魄力、最大的承担去执行律政司司长的任务。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邵家辉议员。
 
郭家麒议员:主席,规程问题。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是。
 
郭家麒议员:主席,我很少要问,不过我希望特首澄清她刚才发言的一句,是否要求立法会包容司长知法犯法,我想你澄清这一句。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这个不是澄清的问题,不过特首你有否需要澄清?
 
行政长官:我想大家都懂得解释的。我每次踏入议事厅都叫我自己多点包容,要用一些客观点、心平气和点、全面检视情况,然后作出自己的看法,所以这个让大家演绎,但肯定不是包容我的同事知法犯法。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邵家辉议员。
 
邵家辉议员:多谢主席。
 
(待续)
 
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13时43分
即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