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立法会十四题:基层医疗服务
*************
  以下是今日(一月十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张宇人议员的提问和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的书面答复:

问题:

  近日有病人团体指出,许多西方国家的医疗系统预防和医治疾病并重,而且提供以人为本的基层医疗服务(例如在家护理),但香港的医疗系统过于侧重治病,因此有必要急起直追。行政长官于去年十月就其《施政报告》向本会发言时表示,会全力支持发展基层医疗服务的规划和落实制订蓝图。政府于去年十一月底成立的基层医疗健康发展督导委员会(督导委员会)会为基层医疗服务的可持续发展制订蓝图。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会:

(一)当局有否制订本港适用的「基层医疗」的定义;如有,详情为何,以及当局在制订该定义时,有否参考外国的做法;如尚未制订,会否把该工作交由督导委员会负责;如会,详情为何;如否,原因为何;

(二)当局估计有系统地发展基层医疗服务需要多少医疗、护理及其他相关界别的人手;去年中公布的《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报告》所载的医疗专业人手推算,是否已顾及发展本港基层医疗服务所需的人手;如否,会否就发展基层医疗服务重新进行人力规划;如会,详情为何;如否,原因为何;及

(三)是否知悉就基层医疗服务的可持续发展,督导委员会的具体工作计划及提交蓝图时间表为何?

答复:

主席:

  就张宇人议员的提问,我回答如下:

(一)一九七八年,世界卫生组织(世卫)通过了《阿拉木图宣言》,认为基层医疗是达致「全民健康」的关键。这份宣言启发了世界各国积极推动基层医疗,并正式确认了强健的基层医疗系统的关键性角色。二○○八年世卫发表的世界卫生报告《基层医疗:过去重要,现在更重要》,再度确认有需要加强基层医疗。而二○○九年世界卫生大会就基层医疗政策所作的决议,更进一步强调这点。

  就香港而言,一九九○年基层医疗健康检讨委员会的报告及食物及卫生局于二○一○年十二月发表的《香港的基层医疗发展策略文件》均指出,基层医疗是个人和家庭在一个持续医护过程当中的首个接触点,为他们提供方便、全面、持续、协调和以人为中心并配合其家庭及社区环境的护理。

  自一九九○年起,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以改善公营系统的基层医疗服务,并透过卫生署的服务(例如学生健康服务、妇女健康服务和长者健康服务等),加强为社区内特定人口组别而设的健康促进及疾病预防服务。策略文件发表后,卫生署则推出了一系列基层医疗措施,包括制定基层医療概念模式和参考概览、制定基层医疗指南、成立社区健康中心,以及推出长者医疗券和疫苗资助计划等。在制定和推行基层医疗服务时,我们已参考世卫的相关文件及建议。

(二)政府在二○一七年中发表《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报告。在人力规划方面,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督导委员会委讬了香港大学(港大)为本港13个须进行法定注册的医疗专业进行人力推算。港大建立了一套既切合本地情况,又可按个别专业不同的使用率参数作出调整的通用人力推算模型。此人力推算模型旨在量化医疗专业人员人手的推算需求与供应之间的差距。这个模型除了考虑医疗、社福及教育界别的需求外,也同时考虑基层、第二层和第三层护理服务的需求。

  具体而言,港大采用过往的医疗服务使用量数据及本港的人口预测数字,再以现有的服务水平和模式推算出按年龄和性别划分的人口组别的医疗服务使用量,其后按外在因素及政策影响的需求(包括公私营医院的最新发展,以及公营及受资助界别的已知和已规划计划)再作调整。社福界别(包括老人服务及复康服务的计划)和教育局(特殊教育服务的计划)的服务亦已计及在不同医疗人员的需求推算。

  为继续监察医疗专业人员的人手情况,政府会配合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三年规划期,每三年进行一次医疗专业人员人力规划和推算工作。二○一九/二○至二○二一/二二学年的三年期人力推算工作将于二○一八年稍后时间展开。在进行医疗人力规划,食物及卫生局会与其他相关政策局及部门评估各医疗专业的人力状况,尽量涵盖所有已知和已规划服务/发展,包括最新的基层医疗服务发展,并谘询各个专业的相关持份者。

(三)基层医疗健康发展督导委员会将从人力和设施配套、伙伴模式、社区参与,和规划及评估架构等方面考虑基层医疗健康服务的发展策略和制定蓝图。委员会将检讨提供基层医疗健康服务的软件和硬件的效率及效能、强化医社不同界别之间的联系及公私营合作、鼓励市民采取措施预防疾病、提高他们的自顾和家居照顾能力、加强他们的健康意识及推动健康管理。委员会亦会借助大数据以规划最切合社区需要的策略,以加强地区层面的基层医疗健康服务。同时,为进一步体验医社合作的成效,食物及卫生局已成立工作小组,于两年筹备内设立葵青区地区康健中心试点计划。
 
2018年1月10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5时40分
即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