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教育局局长谈兴德学校及新高中学制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今日(八月八日)出席香港考试及评核局40周年考评发展论坛午餐会后与传媒谈话的内容:

记者:局长,就屯门兴德学校,现时的调查是怎样?投诉是否属实?如果属实是否涉及刑事成分?会否转介执法部门调查?

教育局局长:过去几个月,我们与兴德学校讨论了很多,我们亦就一些事件作出调查。现时调查有一部分仍在进行,有一部分我们初步亦有些看法,我们会继续跟进。

记者:学校是否容许二十九个不上学的「影子学生」继续升班?

教育局局长:整件事上我们收到很多不同投诉,如果你特别指「影子学生」,即是说有些学生没有上学,或者没有考试而继续升班,我们看到有些问题存在。我们亦会在今天下午,就着这些问题,希望可以从校董会得到解释,看看为何有些事情发生,然后我们会看看校董会觉得有什么需要补救的方法,同一时间我们亦会考虑作为监管机构,我们下一步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记者:其实二月收到投诉至今已经半年,新学年都快要开始,但调查仍未完成,请问调查内容涵盖了哪些层面,初步的结论是什么?另外,现在的情况经过半年都未解决,其实是否揭露了局方办事或者监管不足的问题?会否影响新学年的运作?

教育局局长:在兴德学校事件上,我们最先收到的投诉是关于校方处理与老师之间关系的一些问题。处理这些问题,我们教育局作为监管机构,必须要了解整件事,发生了什么事,尤其是如果指管理层和教师的关系,我们需要多些时间了解,以及我们现时行校本政策,我们希望学校在管理上能够给予多些时间作出改善,然后去考虑其他进一步行动。在过程中,我们收到很多不同人士提供更多资料,亦收到更多投诉,令我们发现当中有更多其他问题,所以我们的调查是一直升级和深入去做。整体来说,从我们一开始接触到问题至现时,其实几个月内我们都不断跟进,由初时我们希望透过调解或劝喻校方处理好事件,到最近大家亦留意到,经过一些警告、很严重的劝喻之后仍然得不到效果,我们亦委任了一些校董加入管理层,希望可以正面地协助他们处理管理上的问题,所以整个程序我们都是根据过往的做法去做。

记者:对初步的指控有何看法?另外,刚才行家也有问,会否影响学校下学年的运作?

教育局局长:简单来说,第一,学校有两位老师曾经被终止服务,即是被「炒」,虽然我不想用这个字,我们觉得在手续、程序上有问题,所以我们曾经劝喻学校要停止做这件事。我们亦有留意,学校有一些老师都在颇长时间内表示身体不适而没有上学,这亦是其中一个我们开始关注的问题。当然,刚才提到的「影子学生」亦是我们收到的一个投诉,我们有作出跟进,刚才亦已提过,我们初步觉得有问题、会跟进。我们已进行财务上的复核,看了帐目,就学校的调查已经完成,但我们还会进行一些内部调查,因为数目上除了看学校的纪录,我们亦要看自己内部的纪录,所以调查仍在进行。

记者:教育局表示派员入校董会,但最后由于校方不合作,会议「流会」收场,事后当局如何跟进?会否觉得校方不与教育局合作?

教育局局长:上一次「流会」,当然我们很失望,但我们不能因为一次「流会」,就说校方不合作或没有诚意改善学校,所以我们接着已订定今个月十日前要开会,我知道今日下午校方会开会,我们当然希望见到学校校董会可以正常运作。正如和大家关心的一样,我们最关心九月开学时,学校的运作是否可以帮助当日上学的学生,有一个好好的教与学环境。

记者:徐立之教授在接受我们访问时,提到当年推DSE(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时,教育局好像「用枪指着大学校长」强迫他们用文凭试「3322」的成绩作为大学的最低入学门槛,认为这样对社会科学或其他学科的发展其实不好,你对此有何看法?

教育局局长:以我所知,我们推行新高中学制已是很多年前,当时经过广泛讨论,当中有大学校长、大学人士,加上中学及社会人士一起讨论新高中学制,包括大学收生资格应该是怎样。「3322」在当时来说是一个共识,当然在推行一个学制改革时,我们推行至今,究竟改革是否达到我们原先心目中的理想,或现在演变下来,会否出现了我们没有想过的变化,这些都是我们要不断去看。我亦很欢迎徐教授根据他的经验提出一些他的看法,我们是会仔细考虑的,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英文部分。)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香港时间16时27分
即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