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政务司司长会见传媒谈话全文(附短片)
******************

  政务司司长暨扶贫委员会主席林郑月娥、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及扶贫委员会辖下关爱基金专责小组主席罗致光博士今日(六月十三日)下午出席扶贫委员会会议后会见传媒。以下是答问全文:

政务司司长:各位传媒朋友,今天的扶贫委员会会议,处理了两个议题,一个是有关关爱基金新援助的项目,另外是退休保障公众参与活动的最新情况。我连同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及关爱基金专责小组主席罗致光博士跟大家讲这两方面的工作。

  先讲讲关爱基金。关爱基金的财政状况十分理想。截至今年三月底,基金的结余为203亿元。今日会议我们一次过通过了的四个新援助项目,主要是跟进行政长官在今年年初《施政报告》中提出的建议。

  第一项是为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女性,免费注射子宫颈癌疫苗。计划为期三年,预计於今年第四季接受申请,拨款总额大约是9,875万元,可以惠及大约31 100人。

  另外的三个新项目都是与残疾人士有关,大家会记得,加强残疾人士的支援是今年《施政报告》扶贫安老助弱下的其中一个主题。这三个都是属於试验性项目,分别是:

  第一个,为鼓励就业,目前在综援系统下有一个名为「豁免计算入息」安排,意思是指在评估综援受助人应该得到的综援金额的时候,是无须在他的援助金额里去扣减他的工作入息,但是有上限的。现时最高豁免计算金额划一为每月2,500元,适用於所有受助人。但是扶贫委员会认为尽管他们身体残障或功能缺损以及他们能够赚取的薪金有限,但是残疾受助人仍然坚持工作,这个是值得我们很尊敬的,因此委员会同意提高综援下残疾受助人的豁免计算入息上限至每月最高的4,000元,即是由2,500元增加至4,000元,让愿意工作的残疾综援受助人的实际经济收入是有所?加。试验计划将於今年十月推出,为期三年,总拨款额大约是4,725万元,预计可以惠及约3 000人。

  第二个属於残疾人士的项目亦是与就业有关,主要对象是包括一些四肢伤残但脑部功能正常的残疾朋友,他们只是需要借助科技都能够如常工作,但是由於四肢瘫痪须要聘请全职照顾者(主要都是一些外籍家庭佣工)照顾他们的日常出入起居。然而,这些残疾人士单靠他们的工资和每月3,300元的高额伤残津贴,难以应付日常和全职照顾者的开支,部分因而被迫放弃工作而申领综援。委员会同议向每名从事有薪工作并通过入息限额,以及须要聘用全职照顾者的高额伤残津贴领取者,每月发放5,000元的津贴用作聘请照顾者,以鼓励这些有能力和愿意工作的残疾朋友持续就业。项目为期三年,亦都是试验性质,将於今年十月推出,总拨款额约为1,890万元,预计可以惠及大约100人。

  第三个残疾人士的项目便是参考了早前的「护老者津贴计划」的经验,委员会同意为低收入家庭的残疾人士照顾者,提供生活津贴,让残疾人士得到适切的照顾和继续在社区生活。试验计划将於今年十月展开,为期两年,合资格的照顾者每个月获发放2,000元津贴。试验计划的总拨款额是1亿2,558万元,预计可以惠及约2 000人。

  此外,委员会通过在一个现有项目,名为「医疗援助项目首阶段计划」,引入四种特定治疗癌症的新药物和第六个年度(亦即是二○一六年八月至二○一七年七月)的拨款建议。计划於第六个年度起将合共资助13种特定自费癌症药物,总年度拨款是约为1亿7,167万元。

  通过了上述建议,即是说四个新援助项目和这个医疗援助项目第六年的计划后,现正或快将推出的关爱基金援助项目将增至20个。如果计及过去几年落实了但是已经常规化,换句话说这些项目已经纳入了政府经常性开支的项目,或是完成了的15个项目,所有35个经关爱基金资助的项目一共涉及约70亿元的总承担,惠及约137万人次。

  接着我想简单谈谈退休保障这个议题。为期六个月的公众谘询期转眼已经来到尾声,还有一个星期便会结束。截至今天为此,我们一共举行或参与了102场不同形式的公众参与活动,包括地区论坛、立法会和区议会辖下会议、政府谘询组织、不同团体举办的活动等。我特别想指出,在过去几个月,我、张局长和其他政府同事以及部分扶贫委员会委员特意走进学校,出席了16场中学座谈会及以中学生为对象的活动,参与的学校有128间,出席座谈会的学生有8 400位,另外至少有6 300位学生透过视像转播即场收看。

  另外,截至五月底,我们一共收到近900份意见书。在谘询完结后,政府委讬的独立顾问团队将会整理、总结和分析所有从谘询期所收到的意见。

  在今天会议前,几个政党向我和张局长递交了他们退休保障的建议书。所以,借此机会,我亦想呼吁各位关心退休保障未来发展的朋友,把握时间,在六月二十一日之前向我们提出你们宝贵的意见。

  最后,我想感谢扶贫委员会各个委员在过去三年半的努力。委员会及其辖下的工作小组一共在过去三年半召开了109次会议,处理了大量工作。尽管针对某些富争议性的议题,大家立场不同,但是委员会的讨论都是理性务实,委员之间互相尊重,尽量求同存异,为香港做实事。在余下的一年任期,我深信委员会会继续在扶贫工作做出成绩。多谢大家。

记者:林太,你怎样看有失业保险金这个建议?有些建议说是否应该由政府注资?但这样做法会不会是变相取代了长期服务金,亦即本身应该是由商界去照顾解雇员工的责任变成政府去做?

政务司司长:我相信提出失业保险金的事,罗(致光)博士都有份提出,都是希望在处理强积金对冲这个议题方面找一条出路。目前来说,扶贫委员会或者政府内部都没有深入去讨论或者研究过这个是否一条可以行的路。但总的来说,正如我们在退休保障的谘询文件里讲,要去处理一个这么棘手的强积金对冲问题,除了希望能够在雇主和雇员之间能够可以互谅互让的情形之下处理这个问题。我当时写这个谘询文件亦都有凸显有一个政府的角色,所以我们会愿意去探讨任何的方案,尽管这些方案是需要政府扮演一个角色,或者投入一些资源。

记者∶司长,想问一问其实你多次都已经提出说全民退保、不论贫富其实是没可能的。那么是否现在做这个失业保险金,又或者是解决了MPF对冲,便已经是一个取代了退保的角色?其实还有香港一半人都是没有MPF,他们的退保你觉得怎样可以保障?

政务司司长∶今次为期六个月有关退休保障的公众谘询,我们反覆强调,是一个全面的谘询。我们不应该将我们的讨论只是集中在一个或者两个的议题,但是无可避免似乎过去五、六个月又真的集中在这一、两个核心的议题,一方面就是究竟为了要帮,进一步去协助没有足够退休保障的长者,应该是一个不论贫富、全民划一去提供津贴的方案,抑或是一个有经济需要,即是按着长者自身的财政环境来帮助他们;另一个核心的议题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强积金对冲,所以我们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希望将讨论,或者往后政府的立场,返回全面的讨论,即是包括在现行的四根支柱里面,每一根有改善空间,以及要巩固每一根支柱的退休功能,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所以并不是说只是靠去解决一个问题,希望来回避其他的问题,我们的立场仍然是希望全面去探讨退休保障涉及的所有问题。

记者:司长,想问其实在这次谘询完结之后有没有可能已经可以订一个方向?还是分歧很大,其实都没有可能这么快可以有一个方向订出来?

政务司司长:正如我刚才答的那条题目,我们的目标仍然是希望在本届政府任期结束之前,能够为退休保障这个这么重大的课题订出一个政策性的方向,但当然落实执行则要留待下一届政府了。

  没错,在这五、六个月的谘询里面,针对刚才所说的两个议题,意见是相当分歧的。到目前为止,看不到有一个很容易达到的社会共识,但是我们希望会继续在这里努力。当如果大家都发觉真的要向前走的时候,都要大家求同存异,大家作一些妥协,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方向。政府是很愿意扮演一个角色的,不是说只是要社会自己「倾掂」、雇主雇员自己「倾掂」,我是很愿意政府在这些工作上要担当一个角色的。

记者:司长,其实你刚才没有回答那位行家的问题,既然在全民退保方面政府立场是这样的时候,而刚才提到的保险金其实是否某程度上可解决他刚才所说的问题?

政务司司长:我已答了那个问题。我答了。我说我们不是靠去解决一个问题用一个方法而去回避其他问题。那问题仍然是社会上是有一部分长者,尽管今日已经有综援的系统、有长者生活津贴、有其他为长者而设的服务提供,但是他们的退休生活都是令人关注。我们觉得政府应该继续在这方面努力,为这些长者提供足够的支援。但是政府亦对於这麽重大的议题有一定的立场,尤其是面对人口的急速老化,和公共财政将会在十多年后出现一个结构性赤字这个情况之下必须要审慎行事。

记者∶可不可以说那九百多份意见里面,现在正反全民退保的分别是怎么样?

政务司司长∶还未进入分析。正如我所说,都是我们交给独立顾问公司来做分析。

记者:司长,另外都想问今日董建华有说到历届特首都很难做到行政主导这事。你自己本身认不认同?觉得责任是在立法会议员方面、或是政府方面,还是哪方面?

政务司司长:第一,我整日都开会,未有时间阅读,因为现在没有办法听回、没有办法阅读董先生的发言,但董先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我想他说得出,都是他的肺腑之言。而事实上回归19年来,管治上的困难,或者越来越困难,是有目共睹的,我亦不想在这里归咎是那一方面的责任。我相信大家整个社会都要共同反思,怎样能够让我们有更加良好的管治、能够像我刚才的发言,为香港市民多做实事。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
香港时间21时06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