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政务司司长会见传媒谈话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今日(三月十八日)下午在政府总部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政务司司长:各位传媒朋友,大家都记得今个星期二行政长官要求我们看看未来在立法会议程的缓急先后是怎样,然后与立法会议员去磋商,希望达至一个共识,尽量以市民的福祉为依归,将一些重大的民生议程能够提早在立法会通过。我就跟进了这件工作,所以分别在昨天和今早约会了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议员。

  我首先或者讲一讲,二○一五/一六立法年度是本届立法会的最后一年。换句话说,如果在七月中立法会休会之前未能够通过的草案,它们便失效。在下一届立法会回来,所有条例草案要重头做过。重头做过是包括负责的官员要重新在立法会首读、二读,再要交给立法会的法案委员会审议,然后才能够返回立法会大会来恢复二读,希望三读能够通过。

  所以,如果现在法案工作已经做到某一个阶段而未能够通过立法会,这是浪费了议员、立法会秘书处和政府有关的政策局和部门大量人力和物力。

  第二,就是由於早前的《版权(修订)条例草案》和在财务委员会有关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增加拨款的讨论或者审议用去了一大段的时间,所以现时在立法会的大会和财务委员会,都积压了大量要处理的议程。所以我在这两次的会面与建制和泛民的议员作一些分析,亦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按着行政长官的要求,能够争取在未来不多於四个月的议会时间,尽量为市民多做事,将一些政府的建议能够早日通过。

  我分两方面向大家说说。一个方面,就是立法会的立法工作,其实,这两日的立法会大会又恢复有效率,在今日(下午)一时休会的时候,应该有四条草案获得通过。撇除这四条草案和我们都不打算再恢复审议的《版权(修订)条例草案》,我们还有23条法案要在立法会通过。我们就按着这些条例草案的性质、它们的急切性,以及它们的民生考虑,重新排列了一次,将这个清单交了给立法会议员,希望得到他们的积极回应,告诉我们排得对不对,或者他们会否对这些清单的缓急先后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能手上也有这个清单了,我就举一些例子吧。现在当然最迫切的,是要通过《2016年拨款条例草案》,所以在未来这一段日子,无论立法会大会,或是财务委员会透过一些特别会议,都会集中去处理和审议有关《财政预算案》的工作。当《财政预算案》一通过后,我们的清单显示我们认为是民生、亦有一定急切性的,包括有《教育学院(修订)条例草案》,让现时在教院的同学可以更早、更安心的知道他们是以大学生的身分、一间教育大学的(学生)身分毕业。当然,亦包括要接管东区(海底)隧道的《东区海底隧道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然后是在今次预算案中一些宽减税务的措施的《2016年税务(修订)(第2号)条例草案》。

  除了草案以外,其实还有一些所谓的附属法例,一般是用政府议案进行。熟悉立法会工作的传媒朋友都知道,政府的议案是排在政府的法案之后。所以如果倘有一条《版权(修订)条例草案》排在所有法案之后,换句话说,如果议会很有效率清了之前的法案,又要轮到这条《版权条例》的修订草案,届时又会拉布。所以,其他需要做的附属法例便没有机会可以做得到,除非政府又好像做临时拨款条例草案一般,用《议事规则》的第91条来做(调动议程),我们都觉得这种做法不太理想。既然政府都是无意再重新启动有关《版权(修订)条例草案》的讨论,亦看来没有什么机会在本届的立法会通过,所以我们都听到有泛民议员的意见,你想个方法撤走这条《版权(修订)条例草案》,让泛民的议员更加可以安心回复比较有效率、或者可以精简一些可以来审议其他排在它之前的条例草案。我是愿意这样做。究竟用什么方法,我们现在研究中,亦和所有立法会议员大家在磋商中,去寻求共识,希望展示到透过政府、泛民、建制议员的通力合作,我们可以达致这个的效果。

  第二方面的工作就是立法会拨款的工作。拨款的工作,有关的民生项目,基本上是一些工程。现在我们已经有七个项目是经过了工务小组委员会,正等候财务委员会的同意。除此之外,我们还有48个工程项目。换句话说,一共有55项的工程项目正等待财务委员会审批。这55个项目总工程造价是大约六百亿元。

  六百亿元大概是我们每年应该有的新增的工程项目。建造界的朋友都掌握这些数字。他们都希望可以看到这六百亿元的新的工程项目能够「上马」,所以为了按行政长官的要求尽快让这些工程「上马」,我们又好像做法案工作一样,又将他们排列一次。

  现在以类别来计算,属於是有紧急性、重大的民生工程项目,我们首先是放了医院项目。跟着第二类是一些方便长者、行人、伤健人士的天桥、一些升降机,这些连接系统的项目。跟着第三类是青年宿舍的项目。第四是配合人口增加的学校的工程项目。跟着第五类是各区,即是包括十八区区议会的重点工程项目及各区的文娱康乐设施。跟着就是一些开发土地、房屋的项目,还有一些其他东西。我们交了这个清单给建制和泛民议员,现在是需要他们的积极回应,在哪一方面呢?便是告诉我们,哪些是他们觉得是极富争议性,而会令到他可能又会再用拉布又好,或者是不断问问题的方法,以制造一个、或造成一个塞车的现象。当特区政府掌握清楚议员意见的时候,我们会尽量作出配合。所以我们要做的工作已经做了,现在我们要等建制和泛民议员给我们回应,事实上亦都不是那么急,因为我刚才说了,接下来的大概几个星期,相信议会,无论是财务委员会或者立法会大会,都是会集中做有关《财政预算案》的审议工作。要到《财政预算案》通过了后,我们才会再排这些议程交给财务委员会或它辖下的工务小组委员会以至立法会大会,所以是有时间等议员给我们一个反应。

记者:泛民今早反建议,其实是要先谈「一地两检」和……这些你们经常都是觉得不可行。那你又说,即是说前面《版权(修订)条例草案》还有一些讨论在里面,都有一些不同的方法,还有什么方法?是否「跪低」?

政务司司长:两个问题。第一就是我们和立法会大家关心的议题,其实还有很多很多,但是这些如果不是直接属於立法的工作和拨款的工作,就不应该和现在讨论中的重新排列这些要让他们去通过法案、或者通过拨款的工作混为一谈,但不等於我们不会和他们讨论。如果明日立法会要求我再去开特别内务委员会,谈全民退休保障也好、或者是强积金的问题也好,我非常乐意去,因为我们现在都是在谘询期。「一地两检」的问题,亦都是当我们的讨论、或者有一个初步的建议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和立法会交代。

  第二个问题就是关於如何可以撤走那条《版权(修订)条例草案》。这个要一定技巧。因为条例草案进入了(全体)委员会阶段审议,不是可以由一个官员主动说「我收回这条草案」的,是需要有一个程序,那是要有一个通过休会待续的决定,而这个本身也要投票的。如果大家记得,如果我们现在恢复有关这条《版权(修订)条例草案》,马上要进入去处理陈志全议员提出的休会待续这个建议。所以我们现在要想想如何可以找到一个方法,建制议员又接受,泛民议员又接受,来可以让这条《版权(修订)条例草案》从我们今年的立法工作的议程里面消失。不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不过我们会尽量去做。至於你最后说是不是「跪低」呢?我又不会这样说。其实立法会是有它的责任去立法和审批拨款,政府要有主动性去提交这些议案。正如我刚才说,政府提的建议全部都是和公众利益息息相关的,但是现实是如果有一些个别的议程,议员有很大的意见,而我们亦都没有一个足够的空间能够完全解决到议员对这个项目的不满或者他们的意见,由於时间紧迫,因为只剩下三个多月,我们觉得应该采取一个务实些的方法,就是好像行政长官所说,让一些重大的民生项目能够先行可以获得批准,亦都让社会上感觉得,无论是政府或者是立法会,大家都是在做实事,而不是不断在空转。

记者:但是泛民之前都有说过,一些真的大争议性,好像高铁那样都强行「剪布」通过了。手头上的清单前前后后的意义已经不大。是否即是今次政府象征式排序,是否受了一些舆论压力,或者公务员不满,所以一定要做这个动作呢?

政务司司长:首先,我不知道为什么何秀兰会说有什么公务员不满。如果有公务员不满,都是他们有点无奈,因为很多时因为「拉布」,其实我有很多公务员同事长期在立法会要等进入财务委员会会议里面谈这些项目。但我可以讲一句,我们所有的公务员都是很认真地去推动他们各自的工作的。

  至於你说是「有意义」、「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意义,我就会很顺利,他们可能回应的意见,就是「没有所谓」,政府喜欢怎样排就怎样排。但可惜,即使在今日他们第一次见我们的排列清单,已经有几位议员说「这个你不用拿出来」,「这个你排到最后吧,因为你一出这个,我们都肯定又会『拉布』」。事实上是有的。在现在立法的清单里,和财务委员会,包括工务工程的清单里面,仍然有一些项目是部分泛民议员是会用一些延长审议的方法来阻止它们通过。所以我们觉得今次,你说我们释出善意也好,或者我比较务实地去做好,我觉得这个工作都会令到我们有一个更好的结果,就是在七月中立法会休会前,能够争取到最多的拨款项目和立法的建议能够在立法会通过。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英文部分。)



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
香港时间18时01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