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就广东计划和贫穷线与传媒谈话内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今日(九月二十六日)出席亚太区长期护理临终及纾缓照顾会议后,就广东计划和贫穷线与传媒的谈话内容:

记者:广东计划的最新数字如何?向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申请的人有没有困难?你们在寻找长者方面有没有困难?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广东计划的反应相当好,截至昨晚,我们共收到超过一万二千个申请,我们呼吁合资格的长者尽快在月底前提出申请,因为我们在十月二日开始面见。何时批出也不重要,如果在十月一日之前申请而又合资格,我们会由十月一日开始计津贴,这点很重要,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整个计划的设计是利民便民,是以长者用家出发,所以有些人担心住得比较远些的长者、身体行动不便的长者、资料不齐的长者、开不到户口的长者会不会有困难呢?我们是完全以方便的做法,第一,如果有医生证明是行动不便,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是社署委讬的一个社会服务机构,会去家访、去外展,不需要长者到我们上水的办事处面见--因为我们有规定要面见长者,核实资料;第二,如果长者在香港完全无亲无故,有困难,没有方法开户口,可以透过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作为代理机构转发津贴给他们,甚至是香港有亲人可以代领,我们也可以将津贴转入亲人的户口,当然长者要信任这亲人。所以我们真的希望做到灵活、机动,及真的以长者用家出发,希望他们多些津贴在手,生活过得好些。

记者:有没有研究贫穷线推出后,有什么扶贫政策会推出?虽然有官员指贫穷线不代表扶贫线,但有没有相关的举措或政策是依据贫穷线的?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是在这个星期六的扶贫高峰会上正式宣布官方的贫穷线及整个理念、整个设计及运作,这点很重要,大家有个理解、有个认识。贫穷线订立之后,我们有很好的工具去量度、分析贫穷的原因、贫穷的组群在哪里、分布情况如何、社会特征如何、住屋情况如何,从而我们可以对症下药,针对性地有措施。一定在未来几个月,特别是在《施政报告》之前广泛听取市民的意见,亦借助(制订)《施政报告》这段期间,行政长官、政务司司长以及我们官员都会很仔细聆听坊间的声音、民间的意见,包括来自学者、商界、社会团体和所有社工朋友的意见,当然亦会留意媒体,从而在《施政报告》的环节,以及在预算案能够有具体的措施,听了民意之后,立法会有互动,大家集思广益,厘订一些具体措施。所以有少少空间,这个窗口,就是由现在--星期六宣布了贫穷线之后--至《施政报告》这段期间,我们会做一连串的工夫,一定会有些配套措施,不会定了一条线便停下来,其实线是第一步,是重要的第一步,走出第一步,亦显示出现届政府对於贫穷问题的承担、勇气及决心,因为我们没有回避问题,我们是面对问题,积极去面对问题。

记者:社会上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以收入去划线,好像不够全面去考虑贫穷人口的情况;另一个是反对意见,认为是一条相对贫穷的线,因为只是入息中位数的五成,就这两方面有何看法?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这个问题其实在扶贫委员会过去九个月的讨论中反覆讨论了很多次,大家最后都有一个共识。我们现在采取的是一个相对贫穷的理念,亦是国际很多地方的做法,特别是我们现在用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是配合国际经济合作组织和很多地方包括欧盟都是基本上采用相对贫穷的概念。香港今日经济发展的程度我们认为适合采用这个方法,而不是用绝对贫穷或者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一般采用的方法。我们反而觉得最重要的是有一把尺,这是最重要的第一步。大家不要纠缠於这把尺应该定在何处,现在最重要是有一把尺,有了这把尺之后就有工具,我刚才说这是重要的第一步,这一步开展了之后,一连串的配套措施,整个社会包括民、商、官的参与,扶贫不是单单政府的工作,其实民间也有很多角色可以扮演,商界扮演、民间团体(可扮演)。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在一个新环境展开新的一页,然后我们希望大家齐心努力去做好扶贫的工作。

记者:计算收入而不计算可动资产,其实是否真的可以反映实况?因为有很多独居长者都没有收入。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现在的做法根本上是分开两方面来说。第一,我们是根据国际的认可性,这是重要的。第二,简单易明,这是很重要。长久以来,香港社会服务联会和乐施会其实都是采用我们政府扶贫委员会决定采取的相对贫穷的概念,说的是(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在坊间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大家也接受、认同,所以我们其实是跟随主流做法去做。反而我强调,我们一定要向前看,这一步是重要的。有了贫穷线之后,政府就可以有一个依据作参考,在政策厘定方面有一个参考,可以量度和可以在将来评估措施是否有成效,因为要取一个基准,几年之后看看基准有否变动?贫穷人口有否减少?那些组群,例如单亲、少数族裔、新来港人士和清贫长者的情况如何?我们可以有所比较,有一个国际性的比较,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基数。

记者:有些人说会变成福利社会,你觉得如何?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绝对不会。我们整个政府所做的扶贫工作其实会很谨慎,亦平衡各方面的需要,所以我们强调是针对性,我们是针对性的措施,是真真正正针对有需要的组群,从而厘定一些切实可行和最重要是可以持续的措施。在过程里,我们一定要衡量各个因素,我们绝对不会走向一个所谓福利主义的步伐,绝对是不会的。

记者:局长你所说的依据贫穷线的政策,会否是一些类似生活补贴一类的措施?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生活补贴的概念在扶贫委员会过去几个会议当中有探讨过。现在委员会正正探讨如何针对一些在职的、有工作自力更生的家庭,他们很努力去工作,但在职贫穷,家中亦有一些小朋友正在读书。即是说第一,自力更生,第二,他们很努力工作,但无奈家里有小朋友正在读书而开支很大,生活有困难的(家庭),我们觉得应该聚焦,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这些组群。所以现在委员会正正在探讨有何积极具体的方法可以针对性帮助这一类组群的家庭。所以这是未来一段日子这几个月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即一些具体的意见、可行的措施。我们会利用这个窗口,由下星期开始的窗口到《施政报告》的窗口之间做一些着实的工作。



2013年9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14时40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