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行政长官答问会答问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继续回答议员提问。叶刘淑仪议员。

叶刘淑仪议员:多谢主席。行政长官,近日多份竞争力研究报告都指香港竞争力下滑,特别是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指香港在中国省区成长竞争力榜单,排名大幅下滑,特别是劣势分析,指我们产业结构单一、实体经济缺乏,以及创新动力不足、科技创新停滞不前。我想请问行政长官,除了内交、兴建房屋,以及访问纽约,即再强化香港作为中介人的角色之外,特首还有什么加强我们长期竞争力的策略?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一个城市的竞争力,包括我们香港的竞争力,确实是一个综合的。我们需要在各个方面,刚才叶刘淑仪议员亦讲了不少和竞争力相关的一些因素。我很感谢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努力,在委员会内我们汇聚了各个方面的专家和学者、成功的企业家和企业管理人才,他们都向我们提出很多真知灼见。

  我们现在基本上是掌握两个方面,大方面的工作,一个是我们的人力资源,包括我们由於人口老化,到了五年后,二○一八年开始,我们的整体劳动力,即每一个有工作、上班的人下降,这个会对我们的经济发展造成一个制约。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的土地及楼房。譬如有一个调查指出,现在我们国际学校的学额短缺四千个,并不是没有办学团体,并不是没有资金,并不是没有家长、没有学生,而是没有土地。所以我们的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另外一方面重要的制约因素,就是土地及楼房的问题。

  除了这两方面之外,整个我们的生活文化,以至我们的休闲设施等等,都是一个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区政府会在这么多方面,我们会多管齐下,做好工作,提高香港的竞争力。

  香港当然有一些问题,我们是要注意、要解决的,但同时我们要知道,我们又不能太过妄自菲薄。以最近我去纽约出访为例,去到当地见到当地的金融、工商界,以至当地的政府官员,几乎是众口一致,几乎是众口一致,赞赏香港的竞争力。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够和特区政府一起,我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叶刘淑仪议员。

叶刘淑仪议员∶主席,多谢行政长官刚才向我们分享了一些我们竞争力下滑的成因。我想请教行政长官,可否告诉我们,这个经济(发展)委员会,或者金融发展局,初步有何建议,可以扩阔我们单一的产业,以及巩固我们现有的支柱产业,以及加强科技创新呢?多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经济发展委员会下面有四个小组,小组开会后,提了不少有用的意见。开完会之后,我和数个小组的召集人,还有财政司司长、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见记者时,亦简介了一下。举个例子来说,在航运方面,大家知道,在国家的第十二个五年规划当中,有这句说话∶「支持香港巩固及提升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地位。」

  「航运」这两个字,已经可以大造文章,可以大有发展的空间。航运不只是海运,亦包括空运,用好我们的机场。而海运亦不只是码头业务,亦包括在写字楼里面做的船舶买卖、租赁、融资、管理、登记、保险及相关的法律服务。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推动的地方,我们要做好官、产、学、研四个方面的结合,政府要适度有为,所以这个委员会开会之后,已经有一些我们进一步研究及落实的方向。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超雄议员。

张超雄议员:主席。特首先生,你刚才开场白说,今日的初中生,将来的家就会在新界东北。不过,今日新界东北的农民和村民,他们的家现时在该处,而他们的家就要面临被你摧毁。而在新界东北旁边,毗连的发展区就有170公顷的高尔夫球场,那处有富豪二千多名会员,170公顷等於16.5个彩虹邨,他们可以在该处20年,1,000元的租约,就可在该处玩乐。在旁边的社区,他们的邻里,他们的家园就要面对摧毁,他们几代人在该处生活、耕作,就要离开这个家园。还有,主席,行政长官的别墅就在隔邻。

  我想问,行政长官,当你招呼你那些有高球会籍的朋友、地产商在你的别墅饮香槟、烧烤时,隔邻的村民就要被你摧毁他们的家园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你还吃得下吗?饮得下吗?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重视立法会议员的提问,但事实是要清楚的,我从来没有在行政长官别墅宴请地产商或工商界。我有的活动是什么呢?主席,我邀请了元朗区的中学,由三位师长带着几十位学生坐在草地上,与他们倾谈,他们怎样看我们的社会、他们的前途,怎样看他们的学业,他们的学校。我邀请过中央政策组的非全职顾问来粉岭别墅,听取他们对香港未来发展的意见。我邀请过为元朗区的中五学生,在即将来临的暑假提供暑期工实习机会的机构代表,在粉岭吃过饭。我没有邀请过地产商去粉岭别墅,更没有好像张超雄议员所说的开香槟。

  粉岭别墅将来的用途,是由城市规划决定的,不是由我本人决定的。如果整个新界北部,亦即是说新界东北新市镇周围的土地规划是有需要用到粉岭别墅的话,我十分愿意把粉岭别墅,或准确一点说,因为粉岭别墅并不是我的,是公家的,我十分愿意向政府提出,把粉岭别墅纳入整个新界东北的发展范围内。

  至於高尔夫球场的问题,亦有一些事实需要说清楚。过去一年,我上任后,特区政府其中一个最忙的局,就是发展局,另外一个就是运房局(运输及房屋局)。最忙的部门就是规划部门、地政部门和相关的部门,还有房屋署。为了什么呢?就是上下求索,找寻足够的短期、中期、长期的土地,来满足我们的民生需要,包括住屋需要,满足经济发展需要,满足社会发展需要。

  你说170公顷的粉岭高尔夫球会的球场,它并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这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同时亦要知道,东北新界的新市镇发展,它的面积是大过一个高尔夫球场很多的。所以,首先,主席,我们不能够把两件事对立起来,我们不能够通过这个对立来制造矛盾。我们不能够说因为今日粉岭高尔夫球场仍然是高尔夫球场,因此我们不需要去做新界东北;因此新界东北受影响的村民就可以不迁不拆。

  任何对这个问题关心的朋友应该知道,新界东北新市镇发展计划,首先是在一九九八年,25年前(应为15年前)提出的,跟着由於社会和经济的原因,这项研究停了下来,到了二○○八年再启动,再做很多很多的前期工作。我们要做一个新市镇,包括若要把170公顷的粉岭高尔夫球场纳入一个新市镇的规划内,并不是说今日拍板,明日就可以拿出来卖地,或是兴建公屋。我们需要做很多前期工作,立法会议员自己是十分清楚的。我们需要做交通评估,要做环境评估等,然后我们有很多程序要行。所以我们是重视这块地可能为我们提供的土地资源,我们重视这块地可能为我们提供一个规划上的用途。而这块地是有地契的,地契是去到二○二○年到期,当然在地契内亦有一个条款,是可以让政府给予12个月通知,是由於地契上指定的原因收回这块地。但我们不能够为了收地而收地,如果我们收了这块地,刚才我所说种种的研究和评估我们都未做的话,收了这块地用来做什么呢?是否任由它杂草丛生呢?所以这个问题我们是要有步骤地去做。有需要的话,有需要的话,特区政府一定会用好香港任何一块地的规划。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全社会服务。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张超雄议员。

张超雄议员:主席。无论特首怎样解释,你怎样用你的行政长官别墅,有没有宴请地产商或是有没有宴请一些在隔邻有高球会籍的朋友,铁一般的事实,你的行政长官别墅与旁边170公顷的高球场,就是现时动也不动,获得保留。保留的就是这些富豪玩乐的场所;要清拆的就是村民、农民的家园。然后你现在这里解释说,要规划的,要很长时间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请你提出简短的跟进。

张超雄议员:为什么你不规划,既然你现在说愿意把行政长官别墅拿出来,而高球场亦可以在一年内收回,为什么现时不立刻把这两块这么重要的土地用来换取让这些新界居民可以安居乐业,不用等待20年后才可以安居乐业?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议员你已提出问题,请你坐下。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如果我们把高尔夫球场、行政长官别墅这170公顷的地方纳入我们新界东北新市镇发展规划内,我们要确保一件事,就是这项规划是一个完善规划,而不是在建成楼宇后,没有工作做,没有道路可以到达,水不足,渠不足,所有这些工作我们要做好。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我们去找寻土地做规划时,我们碰到不少这类问题,因此,我们是有决心,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意图去回避任何一方面的阻力。我们在做土地规划时,或是处理地产的问题时,主席,张超雄议员应该知道,我们是不会关顾任何一方面的利益。很快要来到立法会要求大家立法会议员支持的一条条例,就是冲着地产界利益的条例,谁人提出来的?特区政府提出来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钟国斌议员。

钟国斌议员:多谢主席。刚才特首提过竞争力的问题,以及他有提过劳动力和土地,但实际上劳动力和土地的增加不等於提升竞争力。但相反我觉得最近特区政府推行了很多行政措施,反而令香港的自由经济制度在破坏中。所以我想问问特首,你如何可以确保,尤其是香港在美国传统基金中,连续十九年是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系,我想问问特首你如何保障香港这块「金漆招牌」不会在你任内丧失?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十分重视香港的自由经济度,不单在国际间的排名,而是实质在香港我们的自由经济运作的情况。我们维护香港经济自由度的同时,我们都要考虑到,香港市民的生活,我们工商界的运作。因此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要采取一些措施,包括限奶令,包括港人港地,包括为了稳定楼市,在推出所谓「双辣招」之前,楼价每星期上升百分之二,在出现这样的情况时,我们有需要采取措施,甚至立法,为的亦是整体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钟国斌议员。

钟国斌议员:多谢主席。问题是,很多行政措施仓卒推行,没有深思熟虑。同一时间,一些没有深思熟虑的措施提出了之后,根本帮不了香港市民之余,还可能令特区政府、香港这个全世界自由度(最高)的经济体系破坏。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如果用我刚才自己提出来的一些措施为例,世界上很多崇尚市场经济的自由经济体系社会,它们都有类似的措施,包括有对外地买家征收印花税的措施,包括有限制奶粉出境的措施,这些其他的自由经济体,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亦是我们当时面对的情况时,都会做、都要做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范国威议员。

范国威议员:多谢主席。特首我很审慎去听你每一句说话,你今日答问题时竟然用到王道两个字去形容你的施政风格。特首,如果你是行王道、走正路,你不会坐在这个特首宝座上。在你去年上任第一日,就有几十万人上街。如果你的施政真的如你所说,是港人优先,先民生、后政治的话,今年七一亦不会有43万港人冒雨上街。主席,我要问特首的问题是现在政府「盲抢地」的问题。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是政府胡乱地去抢土地回来,用误导的方法去瞒骗港人。香港的土地规划并非土地不足,是土地分配不公。特区政府有几千公顷的闲置土地没有优先使用,特首你说缓急先后你重视,但没有优先处理。香港现在有超过15万闲置的住宅单位,但你将新界东北非原居民的利益和香港现时住在劏房及正排队上公屋的青年人对立起来。搞分化的是特首你阁下,并非那些要求不迁不拆的村民。所以我想请特首很清楚地答一答,你为何不撤回新界东北发展计划?何时才会优先去用香港政府现时有闲置的住宅用地及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高尔夫球场的问题刚才答了。就有关范国威议员刚才说我们有几千公顷的闲置土地,范国威议员大概的意思是说这些土地可以用来发展,可以取代东北新界这个新蒥镇的计划。几千公顷的闲置土地这个问题,我知道在社会上过去讨论了很多,发展局局长及他的同事亦很详尽答覆了大家,我们是没有几千顷可以用作发展的土地,我们不能够用这几千顷所谓闲置土地来取代我们新市镇发展计划,无论是今日的新界东北新蒥镇发展计划,或者日后的新蒥镇发展计划。所以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如果说我们有15万个闲置单位的话,我也想知道这个数字在哪里?这些单位的数字出自何处及这些单位在哪里?香港今日的私人住宅空置率及我们公营房屋空置率仍是比较低。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范国威议员。

范国威议员:主席,我不能够认同特首的答覆,特首你现在的施政正制造人间惨剧。一方面你告诉香港人你要大量的土地去建屋,另一方面就有另外一些人遭受到毁家灭村,毁人生计、拆人家园进行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所以我恳请政府优先要用其他政府手上闲置的土地,而撤回新界东北的融合发展计划。港人优先,这是我们的核心价值。主席,我现在会离场抗议行政长官再一次用他的「语言伪术」去回应,虚与委蛇。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范国威议员,你已提出你的问题。行政长官是否要回应?

行政长官:主席,我想我们都是要实事求是,我们当然十分关注因为发展一个新蒥镇受影响的居民,他们的生计,他们的生活。但是我们都要知道今日我们有的沙田新蒥镇、将军澳新蒥镇、荃湾新蒥镇,在发展过程当中都需要原有的居民搬迁的。这个我们希望尽量避免,但是不能够避免。在不能够避免的情况下,我们愿意和居民代表,与他们商讨如何可以有一个比较合情、合理、合法,而又对整体纳税人公道的一些安置或补偿的政策。

(待续)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14时33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