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立法会:教育局局长就行政长官《施政报告》致谢议案(第三节)辩论致辞(只有中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今日(二月一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就行政长官《施政报告》致谢议案(第三节:扶贫、福利、人口政策、教育及人力事务)辩论的致辞全文:

主席:

  首先,我衷心感谢昨日34位议员对《施政报告》的教育部分提出宝贵意见。

  在此,我想特别强调,政府一直大力投资教育,以培育人才,促进社会流动,使香港能持续发展。二○一二/一三年度的教育总开支预算达791亿元,是占政府整体开支最多的政策范畴,约五分之一;其中经常性开支更接近600亿元。由此可见,政府对教育的承担是不容置疑的。
 
  有关《施政报告》教育部分的「休养生息」四个字,昨日大家比较多在这方面作出讨论,可能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自从二○○○年推出教育改革,教育界同工已经疲于奔命,提出要求是时候要「停一停,谂一谂」,不要再急于推行一些整体结构性的新政策;亦都有意见认为,提升教育质素的工作绝对不能停下来,否则只会不进则退,错失时机。

  我记得在《施政报告》发表当天下午,我与二十多个教育团体的代表开会。会上,有人问我,「休养生息」是否代表不再推行十五年免费教育呢?另外,《施政报告》提到会「按既有政策优化相关措施,确保教育质素」,是否表示教育局在讨论十五年免费教育时,只会考虑优化现行的学券制,而不会研究全面资助呢?我的答案是「绝对不是」。我必须强调,「休养生息」并不表示什么都不做,在某些范畴仍要「适时介入」和「适度有为」。例如在专上教育方面,我认为有必要完善自资课程的质素保证机制。在新高中学制上,我们亦要优化课程设计,检视校本评核的推行,并且继续积极开拓更多元、更具特色的高中课程;同时亦可保持学界对优质学与教的积极性。

  去年十一月,在处理中一学童人口在未来几年会暂时下降的问题上,我就宣布了延长超额教师的保留期,让办学团体和学校运用额外教学人手,提升教学质素及学生支援服务,亦可为教师的持续专业发展,以及校内、外的协作和交流创造空间,让学生和教师团队都受惠。这正正是「让持份者休养生息」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适度有为」的例子。在往后的日子,我会朝着这个宏观方向,继续巩固并优化教育政策,确保教育质素。

优化幼稚园教育

  对幼稚园教育,大家的关注比较多,所以我特别在这方面有多些阐述。在幼稚园教育方面,我们希望切实可行的策划和建设十五年免费教育这个宏愿。所谓「三岁定八十」,我向各位议员保证,优化幼稚园教育将会是我未来几年的重点工作之一。我明白大家都很着急,希望这方面的工作可尽快推行。事实上,自去年七月以来,我已与幼稚园界别会面二十多次,持份者包括办学团体、老师、家长等,并探访不同规模和办学模式的幼稚园,以了解幼稚园的运作模式和需要,当中带出了不少复杂问题,例如:究竟应该以中小学模式作全面资助,抑或优化学券制,还是以混合模式推行?如要全面资助,如何解决为每一所幼稚园提供校舍这个大难题?如何为所有幼稚园发放租金津贴,可以了解到租金有大约十倍至十五倍的分别,如何厘定合适的金额?又会否引致业主大幅度加租?由于幼稚园界别各持份者对如何优化幼稚园教育有不同的意见和期望,而现时幼稚园在各方面亦存在很大差异,因此,我们研究如何进一步提升幼稚园教育时,须审慎处理,以确保有关措施不会影响灵活及具弹性的幼稚园体系,正如谭耀宗议员昨日的精辟意见所指,它的灵活性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亦希望为家长提供的多元服务达到应有的目标。我想请大家放心,「研究可行性」绝不代表我们在这方面工作的决心有任何动摇,只表示作为负责任的政策制定者,我们必须在推行新政策前作出全面而周详的考虑。教育局会在本年中成立专责委员会,就如何提升幼稚园教育提出整体的建议。为了广纳不同的意见,专责委员会除了包括幼稚园界别的持份者之外,我们还会邀请其他界别的专业人士参与。专责委员会之下更会有不同的工作小组,就各重要议题深入讨论和作进一步谘询,寻求共识,同期进行。由于研究涉及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实在需要给予专责委员会足够的时间作深入的检讨。更重要的是,研究结果和建议将会对香港幼稚园教育的未来发展起非常关键的作用,对我们下一代的影响绝不比高中学制的改革小,亦牵涉长远的财务承担。因此,我们得小心行事,我期望专责委员会能在大约两年时间完成研究并向政府提交具体建议。

  昨日,叶议员提到有关担心幼稚园幼师薪级表这部分,我们要小心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举一个例子,若以薪金来说,整体幼师的薪酬平均约为17,600元,但受聘于全日制学券学校的幼师,最低和最高月薪的分别是由7,000元到55,000元,有很多不同因素,而幼稚园的学生人数可以由15人至1,500人。在这大前提下,我们要小心、专业地分析工作的性质、机构的结构,以及整体工作的范围和职能,加上薪酬如何能挽留人才、吸引人才等方面的目标,然后再去厘定。

  现阶段,我们除了继续推行学前教育学券计划之外,亦会于二○一三/一四学年为所有参加学券计划的幼稚园提供一笔过的额外津贴,学校可按需要进行一些即时的改善措施,包括小型维修,购置家具、教材和其他学习资源等。每所幼稚园可得的津贴为15万至25万元,视乎学生人数而定。我希望透过改善教学环境设施,提升学与教的效能,从而进一步优化幼稚园教育质素。

支援非华语学生学习中文

  在支援非华语学生学习中文方面,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的支援措施,包括为学校提供中文课程补充指引,辅以多元教学材料及教师专业发展计划,并透过学习中文支援中心和其他支援计划,为非华语学生提供课后延展中文学习,巩固课堂所学。此外,我们会与少数族裔团体及非政府机构加强协作,以鼓励非华语家长与孩子一起参与多元模式的中文活动,因为学习中文不只是班房内的事,如能将它生活化、家庭化,效果会更好,当然需要更多支援,让家长与孩子可多接触及运用中文。我们亦会优化为升读小一至小四非华语学生提供的暑假衔接课程的范畴,让家长陪伴儿童入读,透过家长与学校协作,一起支援非华语儿童学习中文,提升其语文水平。

  师资培训方面,我们会与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研究资助计划,以提升中文科教师教授非华语学童学习中文的专业能力。我们亦会建基于已有的教学经验,根据专为非华语学生发展的「中国语文校内评估工具」及配合追踪研究,进一步检视非华语学生学习中文的成效,以为他们制订适切的中文学习目标,优化教与学及师资培训。

  我理解到社会上有声音希望我们为非华语学生制定「中文为第二语言」的课程和标准。我们会更深入去了解,特别是这个措施的学习目标,以及现时就业及进修的期望和关系。

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

  对于加强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在普通学校方面,教育局已开展了新一轮的教师专业发展课程,并设定了培训目标,进一步提升学校和教师照顾不同特殊教育需要学生的专业能力。

  在调拨资源方面,在二○一三/一四学年,我们希望将每所公营中小学可得的「学习支援津贴」上限由100万元提升至150万元。学校可结合并灵活运用各种「学习支援津贴」和其他资源,以聘请额外教师、教学助理或购买专业服务等。

  至于在特殊学校方面,我们会继续以不同方法改善校舍和设施,包括改建或加建校舍、重置或原校重建等。我们希望促进校内有较严重或多重残障的学生的有效学习,我们会为资助特殊学校提供一笔过拨款,学校可用以购置辅助技术器材、聘请发展辅助科技的额外人员或外购相关服务等。

高等教育的学位问题

  政府致力为青少年提供灵活、多元及多阶进出的升学途径,让他们「学有所成,学以致用」。通过推动公立与自资院校相辅相成的发展,我们预期在未来两年内,适龄人口组别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青年有机会修读学士学位课程,连同副学位学额,我们期望修读专上课程的青少年将近七成。

  学生的资助能力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在学生资助方面,二○一一/一二年度的资助及贷款总额为52亿9千万元,惠及38万名学生。

小一派位及跨境学童

  小一派位方面,我亦想谈谈大家关注的地方,就是议员关注跨境学童参与小一派位的情况。在二○一三/一四年度,措施包括增加北区的小一学额,以尽量减少向邻区借位的需要。我们会善用区内学校的空置课室及改建课室,并正在区内四所小学加建共24个课室,预计本年初会动工兴建,应该在时间上可以配合。我们会与区内学校紧密合作,有需要时我们还有其他措施,稍后亦有一些特别措施,我们会相应宣布。

结语

  整体的教育理念是「全人教育、终身学习」,透过教育及培训,培养学生的「德、智、体、群、美」,使他们更具适应力、创意、终身学习、独立及多角度明辨是非的思考能力;我们抱着每个人皆有潜能的信念,让不同能力、兴趣和性向的学生发挥潜能,尽展所长,以应付全球一体化、知识型经济所带来的挑战;并培养个人品德及承担家庭和公民责任。我深信只要我们能一齐务实进取,就能达到大家的目的。主席,我谨此陈辞。



2013年2月1日(星期五)
香港时间14时52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