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政务司司长谈关爱基金(附短片)
***************

  以下是政务司司长暨关爱基金督导委员会主席林郑月娥今日(七月十九日)傍晚就关爱基金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政务司司长:各位传媒朋友。今日下午我邀约了关爱基金执行委员会主席罗致光先生和各位委员进行交流。在今个星期初,大家都知道,行政长官主持的扶贫委员会筹备小组已召开第一次会议,所以我亦跟着做这些跟进工作,希望除了关爱基金和其他的持分者,在未来几个星期,我都会约他们作交流,希望为未来扶贫委员会的工作能够集思广益,或者最好就是大家有一些共识。

  在这里或者讲几点,第一,关爱基金执行委员会的各位成员,我听到的都是欢迎日后扶贫委员会必须从政策入手来处理香港的贫穷问题,以及扶助弱势社群。

  反之,关爱基金在年多前成立时的工作宗旨是很清楚的,就是利用这个基金来帮助一些要即时纾困,或是当时大家所说一些所谓「N无」人士,以及在目前我们的社会支援网络未能够涵盖的组群。所以过去这段日子,透过共十七个项目,亦是针对这些组群作出一些即时的纾缓,但这些项目都不是持久性的,它在试验过后,如果需要纳入我们常设的政策,亦会需要纳入常设的政策。但我们希望日后扶贫委员会是从一个政策的层面来处理香港的贫穷问题。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扶贫委员会如果是以处理政策为主要的功能,实在是筹备政策需时的,因为有很多现行的做法可能要重新检讨,所以在未来几年,当扶贫委员会运作期间,我们看到关爱基金作为一种额外特定的资源去做我刚才讲的两个目标,即是提供一些即时的纾困,或是补足现时在支援网络中未能涵盖的人士,都有它的存在功能。所以大家不需要担心关爱基金会随着扶贫委员会的诞生而结束,是不会的,它仍然会存在,这是第二点,是很重要的。

  第三点,就是委员给我的意见,从组织架构上或许不需要有一个扶贫委员会和一个关爱基金委员会,并不是说基金,而是说组织架构不需要并行来一起做工作,应该是有一个互补性,或相辅相成。所以在未来几个星期,我们都会认真探讨,究竟扶贫委员会日后的组织架构,即是一些督导委员会或是一些个别政策委员会和关爱基金的互补性应该如何安排。

  但总的来说,大家都认为在未来这届政府的五年来处理扶贫的工作必须认真探讨目前我们的社会政策,但亦希望能够做到即时纾困,如果仍然有一些特定的社会组群,有一些人士需要透过关爱基金来给他们一些即时纾缓,无论是一些住在私人租住房屋、没有申请综援的长者,或是一些家境不太好的小朋友在学校的膳食,这些我们仍然会透过关爱基金为他们提供即时的援助。

记者:林太,可否谈谈是否全部关爱基金委员都会一起过渡到扶贫委员会?以及现时是否需要再向商界筹钱?以及未来关爱基金的角色,是否执行扶贫委员会政策建议的角色?

政务司司长:关爱基金委员会是否过渡去扶贫委员会,这个不是一个过渡的问题,但是关爱基金的委员每一位都是非常关心社会问题,亦在过去的日子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和一些很宝贵的意见,所以,我相信日后的扶贫委员会或日后扶贫委员会之下仍有的关爱基金的工作委员会或小组,我们都是需要找这些朋友来帮手,但这是日后扶贫委员会委任的问题。

  第二,在筹钱方面,我们虽然没有积极再筹募来自私营机构的经费,但我们当然希望私营机构仍然继续会支持关爱基金,特别早前有承诺到捐助关爱基金,我们当然是期望它会继续注资入关爱基金。但最终我们要不要再很积极呼吁筹款,这个要等我们日后在整个扶贫委员会的工作定了下来,以及关爱基金在未来几年的工作性质如何。但无论如何,目前关爱基金的工作,并不受到款项有多少的限制,已经找到十七个项目来资助,如果在未来的日子,我们找到有其他的项目,其他项目即是其他需要即时纾缓的组群项目,我们相信关爱基金仍然会讨论,然后推出这些项目。

记者:会不会讨论该十七个项目恒常化的问题?

政务司司长:这个不是今日交流的课题。那是会在关爱基金覆检了项目,给意见政府,政府内部亦会就着那些项目来跟进。

记者:可不可以再答第三条问题,即未来关爱基金的角色是否执行扶贫委员会的政策?

政务司司长:其实我以为刚才在开场白已讲了,关爱基金不是执行扶贫委员会,因为扶贫委员会本身应该是处理政策的问题,政策的执行一定要政策局,譬如要重新检视一个福利政策,或在医疗上要有额外的政策措施,都是交给相关政策局执行。

  但我为什么说在扶贫委员会未来工作的几年,我们都觉得有关爱基金的存在是非常有价值。因为推行一个新政策需时,或许在扶贫委员会讨论去改动或制订一个新政策的同时,它会看到--从一些资料或一些社会意见--它会看到有一些本来要用政策来帮助的组群,未能够即时可以获得帮助,因为政策需时制订。它就会要求或通知关爱基金,由关爱基金利用基金的拨款,先填补这个所谓的「罅隙」,这个在支援上的「罅隙」,让有需要人士可以即时取得援助。所以它不是一个直接的执行机构,但它是一个互补和相辅相成的单位,令到未来几年我们不会因为探讨扶贫政策的同时,没有了这能力去帮助一些需要即时帮助的人士。

记者:简单来说,是否关爱基金都有需要简化人手,即是有扶贫委员会,你又说不想平行两方面一起进行,其实关爱基金是否不需要这么多......

政务司司长:我相信在委员会或是小组委员会方面是有整合的空间,即是精简它。但如果说人手,其实现时很多关爱项目除了在民政事务局有秘书处,有一些少量的执行人员,很多都是交给相关的部门以它现行的资源来执行。所以这个应该不会是与扶贫委员会设立时,大家以一个互补性时,需要有很大的减省。但委员会的结构,相信会即不需要扶贫委员会做又有督导、又有行政、又有小组,然后关爱基金又有督导、又有执行委员会、又有小组委员会。

记者:想问一下,关爱基金的架构方面可能会改,是否要等到扶贫委员会成立了之后才去......

政务司司长:是的,一直未(成立)它会继续运作,所以继续是会由罗主席处理。关爱基金若有其他事项、项目需要讨论,罗致光先生作为关爱基金执行委员会主席仍然会处理的。

记者:另外一点想讨论一下的,就是未成立扶贫委员会前,......

政务司司长:不会,完全不会。

关爱基金执行委员会主席罗致光:我提一提大家,政务司司长的另一个身分就是关爱基金督导委员会主席。

记者:其实是不是有机会关爱基金的委员会随时成为扶贫委员会的委员?

政务司司长:我刚才回答了,是要等待我们看过扶贫委员会的组织架构应该如何,是多少层次的委员会,然后当我们找最适合的人选放入或委入扶贫委员会时,我们才会知道原来我们找到的适合人选,绝大部分都是现在已经在关爱基金委员会服务。但这个并不是刚才有朋友问的自动过渡,而是在委任的过程我们找寻最合适的人选。我刚才都说过,由於他们早前都是在社会上很关心这些弱势社群,亦在他们个别自己的专业内有经验,我觉得是一个相当适合进入扶贫委员会继续给意见予政府的人士。

记者:该名单、关爱基金的架构,你估计大概几时会出来?

政务司司长:你指关爱基金还是扶贫委员会?

记者:双方面,因为可能会在关爱基金调整后,待扶贫委员会做了以后,便有关爱基金,双方面需要多少时间呢?

政务司司长:即是说扶贫委员会现在有一个筹备小组,大概几时大家会看到一个正式的扶贫委员会诸如此类。我跟行政长官都曾探讨和商量,我们觉得在前一届政府成立的扶贫委员会,在某程度上是一个多党派、大家有共同目标的委员会。所以,我和行政长官都认为我们必须要以同一种态度去组成这个扶贫委员会。但这段时间大家都知道,立法会正在举行选举,所以我们都预算可能不会在太早的时间,即是不会在立法会选举完结前去正式成立这个扶贫委员会。希望在选举之后,立法会组成了,我们看看立法会的成员,然后再考虑委任(他们)去扶贫委员会。但未来这两个多月大家就不用担心,我们是不会将这项工作停顿下来,透过筹备小组的成员,包括官方的成员,好像我自己,或者几位非官方的成员,我们都会不断去和持分者、一些机构、一些服务使用者及一些特别是有比较有贫穷问题地区的人士来探讨,我会陆续开展这些工作。今日和关爱基金执行委员会就是这些工作的第一步,因为他们毕竟是过去几年担当了扶贫工作最重要的委员会。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20时34分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