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新闻网
行政长官《施政报告》记者会谈话全文(一)(附图/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长官曾荫权今日(十月十二日)在香港添马政府总部举行施政报告记者会的谈话全文:

各位传媒朋友:

  今日我发表了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继往开来」是今年主题。我希望能够做到以过去七年香港建设为基础,为应对未来的挑战作好准备。

  我明白市民不希望我用「看守政府」心态来筹备《施政报告》,大家对政府有所期望,为大家解决各种各样问题。所以今年我以「福为民开」为重点,花了不少篇幅在房屋、生活负担及社会老龄化三大议题之上,希望能够透彻地讲述政府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提出短期、中期应对策略,也触及未来政策长远的挑战。

  今年筹划《施政报告》,我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把握余下时间及机会,做好手上的工夫,而评价就留给香港每一个市民。我从事公务多年,明白很难事事尽如人意,但最重要是「无愧于心」、「无愧于香港人」。

记者:想问问特首为何做了七年,这些中长期的政策,要去到最后这一届《施政报告》才做?会否担心留下包袱给下一届的行政长官?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他们一定会被问到你这一份《施政报告》的时候,究竟他们应该承诺会把这些政策继续做下去?还是想一些新的呢?谢谢曾特首。

行政长官:我在二○○六年做《施政报告》的时候,虽然那时是我第一届做行政长官时的最后一年,但香港人极力批评我不应该用「看守」政府的心理做事。每一年、每一年都需要讲出我们紧急的问题如何解决,中期有些什么做法,长期有什么愿景。

  所以在五年之内,每一年的《施政报告》,我都把每一个问题,以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策略去做。今年亦都不能例外,况且这两年来发生很多事情。外围发生了一个轰天动地的金融海啸,市民对于有些问题,特别是房屋问题,有急切的需要。而房屋问题就不是可以三言两语做到,里面有短期、紧急性的要求,另外长期一定要有个愿景解决方法,好像土地增产,和将来每个计划本身的规划如何等。所以,要是说得不完整,市民是不会放心。

  对每一个问题,希望讲出我认为可以做的方法。所以,每一届政府都是一样,每个行政长官都要讲出短期、中期、长期的策略。

  我好相信好的策略,无论那一个政府,如果得到市民支持的话,都要延续。如果政策里面有瘕疵,便需要修正。如果政策发觉是完全失败的时候,任何行政长官,不论他任内、任外也好,都可以修正。

  所以我这样做,是回应市民所求。我亦不相信这会对下一届政府带来任何的负担。

记者:其实你早几日才认完错,在房屋政策上有失误要反省。其实今次的《施政报告》是否要「补镬」呢?是否希望「卖大包」希望留一个好印象给市民呢?

行政长官:我所说的问题,也不是只在香港发生。大家记得,我们如果现在往后看,谈到我任内的政策,当然觉得如果我有机会再做的时候,有一些可以做得更好。有些情况是「过后孔明」也说不定。但房屋泡沫不是香港单纯面对的问题。你会发觉房地产市场急速增值,是整个亚洲区都发生的事情。由南韩开始,以至台湾及新加坡,都面对资金涌入。另外利息低,特别是内地买客来香港针对我们的贵价楼、豪宅,影响我们整个楼市,这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全面解决的。

  所以回头来看,如果我们某一段期间,就是○三年以后,如果我们出产更多土地的话,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可能不会这么严重也说不定。但这是说不定的。你也可以看到其他地方,不停有土地产生,土地很充裕,但整个市场,特别是房地产市场,仍是很炽热的。但是我这样说,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自己回想,觉得以后我们可以有改善。所以,我在今次《施政报告》,对房屋政策已说得很清楚。

  将来市场如何也好,我们也要继续每一年生产大约四万间房屋的土地。股市好的时候,我们卖出去;如果市不好,我们拿回来做储备,有一个充分的土地储备,能够在紧急时放出去。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回想时候,有些可以做得更好。

  我觉得今次在房屋政策方面,有很多机会听到很多事情,我自己也做了很多反思,对以前的概念有很多挑战,(从而)完成今次的推介。我很相信集合很多人的智慧,也是我的意见。我相信已经回应了市民的诉求。

记者:其实去年很多人都提及到居屋的问题,你当时说不会再复建居屋;但现在一年之后你出来一个新居屋计划,很多人会觉得什么事令你回心转意去复建居屋呢?会否与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来香港说到你要解决民生问题?这个会否是一个转捩点,令到你回心转意呢?

行政长官:问题是我们面对一个市场的事实。当楼价不停飙升的时候,你一定要反问发生何事,想想楼价飙升会影响香港哪类市民。这样很容易我就得出找到一个结论。另外,我为今次《施政报告》做了数十轮的谘询。现时社会普遍的一个愿望,就是(复建)居屋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设计得更加好呢?更优化以前的计划,这是考工夫的。所以,今次根本是回应市民诉求,亦不是因为哪一个政要,来香港向我们表达一些意见。最重要是我们觉得这个是必须做的政策。今次市场看得到,除了公屋居民、合资格的绿表市民可以照顾到以外,还有一群人是辛苦的。那就是(每月收入)那些万余至三万元薪金的市民,买屋买不到,负担不起;租屋的话,勉强做得到,但退休怎办呢?对于房屋政策,我今次重申,香港永久居民每个人都要安居乐业。我对他们有责任,所以一定要调校我们年底的政策来做这件事。今次我们的居屋政策,是可攻可守的。如果市场许可,他们买得到的时候,我很相信这些人都想在商界买私人楼,更加方便,弹性更多。但如果市场提供不够,或价钱突然飙升,负担不起,我们亦有这个新居屋计划应付他们的需要。无论如何,将来我们的准备一定足够,因为土地储备会增多。

(待续)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英文部分。)



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8时37分

图片 图片 图片
列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