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主网页
立法会三题:开征商品及服务税的建议
*****************

  以下为今日(十一月一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冯检基议员的提问和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马时亨的答覆:

问题:

  政府以税基狭窄和确保有稳定的收入为理由,提出开征商品及服务税。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会:

(一) 有没有评估收入不均是不是现时税基狭窄的原因之一;若然,会不会考虑透过采取可改善收入不均的措施来扩阔税基,而不是增加税种;

(二) 鉴於以税率百分之五为例,商品及服务税每年带来的收入只占政府总收入不足百分之十二、市民消费开支亦会随经济逆转而下调(例如2003年的私人消费开支较1997年低百分之十四),以及卖地收入波动的因素未变,政府有没有评估商品及服务税对稳定政府收入的实际作用有多少,以及有没有评估把经济低迷时收入不稳定的风险,由政府转嫁到届时需面对减薪和失业问题的市民身上的做法是否合理;及

(三) 鉴於财政司司长在本年9月表示,在经济低潮再临时,财政赤字可能比上次低潮时的1,900亿元还要多,他的说法有什么根据,以及他有没有参考过最近有评级机构的评论所指,亚洲区内的银行体系经过近10年改革,承受冲击的能力已明显增强,再次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香港税基狭窄主要与税收结构有关。一直以来,香港征收的税种较少,税收总额近三分之二是来自利得税、薪俸税和个人入息课税,而这两种税项的大部分收入是由少数的企业和薪俸税纳税人所缴纳,其中一个原因是香港的薪俸税及个人入息课税的基本免税额较其他地区为高。我们现时的个人免税额是十万元,澳洲的个人免税额约为三万五千港元,美国的个人免税额约为六万六千港元,而英国的个人免税额则约为七万三千港元。此外,我们亦提供父母免税额、子女免税额和供养兄弟姊妹免税额等多项其他免税额。

  至於社会收入分配问题,由於全球一体化所带来的市场变化和激烈竞争,较发达的经济体系内的低技术人士通常会遇到经济转型带来的问题。政府对这问题深切关注,已采取多方面措施包括教育和培训以提升劳动人口质素和增强其竞争力以配合经济发展。现时本港失业率下降至4.7%,长期失业人士较2003年最高峯时下降了一半,低收入人士的收入亦逐渐上升,而有就业人士的低收入家庭数目亦大幅减少;这显示低技术工人就业及收入情况近年已见改善。

(二) 个人消费虽然一般会在经济不景时下降,但波幅比楼价、企业利润和薪俸入息都为低。故此,透过消费来征收的商品及服务税比政府现有的主要收入来源更能为政府带来稳定的收入。我们曾以最近八年香港的经济情况就拟议的商品及服务税作评估,结果显示商品及服务税收入比卖地收入、印花税、利得税,甚至薪俸税收入的波幅为少。例如,卖地收入在这八年间的波幅达540%,印花税达140%,利得税达85%,薪俸税达51%。假设商品及服务税已在此期间实施,而其税率是5%,商品及服务税收入波幅则只有25%。

  此外,在拟议的商品及服务税架构下,将会有足够的纾缓和补贴措施,以确保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开支不会因开征商品及服务税而受影响。

(三) 现时虽然大部分亚洲经济体系的基本经济情况及其银行业管治能力较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前有所改善,然而,全球一体化令各经济体系关系更形密切,彼此相互影响的情况更为明显。事实上,各地金融市场的连系日益紧密,较1997年时更有增无减。因比,假若某一地区的经济出现突如其来的冲击,其影响可以更容易通过金融市场以至经贸各渠道传遍全球其他地区。虽然各经济体系都会尽力处理其经济问题,但下一个金融风暴何时出现实难预计,而我们更不应低估其出现的机会及严重性。所以,我们是应该本着审慎的态度,尽力保持政府财政稳健,以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经济问题。

  多谢主席女士。



2006年11月1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2时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