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英文版 寄给朋友 政府主网页
财政司司长就商品及服务税谈话内容
****************

  以下为财政司司长唐英年今日(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出席策略发展委员会经济发展及与内地经济合作委员会会议后,在中区政府合署西座大堂与新闻界谈话的内容(中文部分):

财政司司长:各位,你们好。今天策发会就两个课题进行了很详尽的讨论,一是竞争政策检讨委员会的报告,跟着就是有关扩阔税基的公众谘询文件,我会就谘询文件谈谈。

  今次扩阔税基谘询的目的是要听取公众的意见,如何去扩阔税基、促进繁荣,大家一起商议一个最佳的方案。大家都相当认同香港税基狭窄的问题,刚才策发会绝大多数的委员都同意税基狭窄和需要扩阔,而这个问题是我们必须要正视的。税基狭窄影响的程度,我们在过去亚洲金融风暴,多年来经济的低迷,一年有几百亿元财赤的收字,大家对这个效果是清楚易见的。我们未来还有很多问题我们还要着手处理:人口老化的问题,今日每八个人中有一个是六十五岁或以上,到二○三○年,每四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个是六十五岁或以上。人口老化对於医疗、社福都会增加需求,而缴交薪俸税的人士就减少,因为人口老化,工作人口在整体人口的比例会下降。

  另外,我们面对经济全球一体化,我相信我们未来对於教育方面的支出是有起无跌,因为我们要在全球保持竞争力,在教育方面是必需的投资。

  我相信第三点亦是我们祖国的改革开放对我们带来相当多机遇,但亦有一定的挑战,我们要透过培训及再培训才可以迎合这方面的挑战。

  在各方面来说,这些问题是不会自动消失的,这些问题只会进一步恶化,对於公共财政(的压力)只会进一步加深。所以我们认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我们必须要居安思危,把这些问题和大家作全面深入的讨论,而不是避而不谈,或是视而不见的。

  至於分析问题和我们如何能够对症下药,是这次谘询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大家都要为香港的公共财政,经济的长远健康着想,大家一起去寻求一个固本培原的方案。多谢。

记者:司长有政党要求提早结束谘询期,你们是否现在不会考虑?

财政司司长:我对有政党要求缩短谘询是十分失望,因为香港是一个多元化和开放的社会,我们非常珍惜就公共政策有机会作出讨论,政府多听一些市民意见。这是符合一个公开、公平、开放社会的原则,亦符合以民为本的原则。

记者:司长,星期日的游行只有几百人参加,你是否松一口气?下一期谘询的重点会放在那里,究竟是继续谈公共财政的问题,还是开始谈细节上补偿方案的问题?

财政司司长:政府尊重每一位市民表达他们的意见的方式以及各方的意见,所以我们不会计较数目多少,我们都会同样地尊重他们的意见。政府在整个谘询的九个月内准备有系统地把这个课题,一个相当深层次的问题拿出来给大家讨论。其实在我们计划内亦有一个有程有序的方式。我们会透过五个环节来作一个全面的讨论,第一个环节,就是自从郑慕智的委员会在二○○二年提出扩阔税基后,我觉得这个时候是一个合适时候给社会有一个机会作一个全面的扩阔税基的讨论,即是说,是否有需要扩阔税基?所以第一个环节就是谈扩阔税基。第二个环节,我们会讨论扩阔税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因为当时郑慕智曾经审视过多个扩阔税基的方案,既然大家认同有这个问题,最佳的方案是什么呢?是否就是GST呢?还是其他很多不同的扩阔税基方案呢?跟着第三个环节,我们会讨论如果商品及服务税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安排,我们应该采取一个怎样的架构及一个怎样的安排最符合香港独特的情况?世界上有一百多个经济地区有商品及服务税,每一个地区都有它独特的情况,如何才可以符合香港独特的情况呢?第四环节我们会审视商品及服务税对香港整体经济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士有什么不同的影响?如何去纾缓或是支援一些有需要的低收入家庭,或是一些必需要的支出等?跟着最后我们才会讨论一些具体的方案,例如政府如果开征商品及服务税,我们又说过并不是一项税收的增加,是revenue neutral,即是说并非加税。在这个情况下,剩余下来的,我们应该在那一方面调整才能够符合市民的期望?包括可以减税,或是在一些必需的范畴方面,我们要增加开支呢?例如我刚才所说到的人口老化,对於社福一定会增加需求,我们是否在社福这方面要把服务做得更好,令到一些有需要的人士,可以得到有尊严的生活?这些问题我们都是需要审视的。

记者:社会上现在三大党及工联会已表明态度反对,有什么方法可令他们重纳你刚才所说的理性讨论?

财政司司长:我们在未来八个月的谘询期内,社会进行理性讨论是符合港人的诉求,因为香港人祟尚和平和理性的讨论。我们会透过不同渠道,包括研讨会等,将这五个环节逐一拿出来讨论。

记者:司长,你一直推出GST以来你的民望不断亦有些下滑的趋势,你会否担心继续推,而社会反响大,你的民望继续下跌?你会否认同一些政党的说法,特首或其他官员在推GST上帮助不够,由你独力承担结果?

财政司司长:政府推出每一个谘询或每一个政策时,都会有司、局长去担大旗。所以在商品及服务税是一个政府的决定,而商品及服务税由我担大旗是责无旁贷,在这一方面不存在我孤军独斗,或只有我与马局长孤军独斗。

记者:你会否担心自己民望会继续跌,成为牺牲?

财政司司长:正如我刚才所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我们应该就有需要讨论的课题(进行讨论),不可以因为它有争议性而逃避,逃避才是不负责任。

记者:最近民望都好少这样一致、清晰反对销售税,包括立法会几大政党,你有否想过最后的政治现实可能都是不能通过,会否白费工夫?

财政司司长:我觉得我们最重要是要将深层次的问题(拿出来讨论),例如扩阔税基,为何要扩阔税基是一个长远的问题,大家须作理性讨论?这些讨论是非常重要,因为这些问题不会自动消失,而大家亦看到这些问题会来。如人口老化,除非有人说人口不会老化,这是不可能的;市民亦不会相信我们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下,我们可以减少教育开支,而能够维持香港的竞争力;或者在人口老化之下,年青人的比例在整体人口一定会降低;又或者将来国家的改革开放对我们技能的要求一定会不断提高,难道我们可在培训再培训方面可减开支?所以各方各面,人口老化在社福、医疗、税收、教育、培训再培训各主要开支范畴的问题是不会消失的。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英文部分。)



2006年8月21日(星期一)
香港时间20时4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