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行政长官于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谈话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七月三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行政长官:早晨,各位传媒。因为两日前在七一庆祝酒会后我也向传媒说了很多,所以今日没有什么特别想主动向大家交代。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
 
记者:林太,想问问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土地供应方案是否填海?以及现时土地小组正在谘询中,作为特首已经表态说支持,又说十八个选项「湿湿碎碎」,会否被人觉得好像想试图左右那个谘询结果,甚至架空那个小组?以及十月《施政报告》是否将会公布土地方案?
 
行政长官:第一,土地供应从来都是香港一个很重要议题,尤其在六月二十九日特区政府公布了一系列房屋政策新措施。我留意到这些房屋政策新措施都得到广泛市民欢迎,特别是有关于多拨土地作公营房屋的兴建,以及为日后的资助房屋重新定价,即是与市价脱钩,所以现时余下的问题是在哪儿觅土地去兴建这些受市民欢迎可以购买或者可以缩短轮候时间的公屋单位。作为行政长官,作为我们特区政府的其他官员,特别是主事的官员,都不可以亦不应该回避社会上对于土地供应的迫切性议题。当然我明白是由我提出在本届政府开初成立了这个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亦很感谢专责小组主席和成员的努力正进行公众谘询,但在某一种程度政府的看法是不可以回避的。我留意到有更多评论指我不够决心、这届政府没有政治决心,这个这么明显的土地供应议题的方案也不敢触及,所以无论是我本人或陈帆局长都是纯粹就着社会上对于土地关注作一个初步回应。事实上,如果大家翻开香港发展历史,绝大部分土地和新市镇的兴建都是靠大幅填海,这亦不是香港发展不惯常的方法。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继续进行它的讨论,我觉得在今日香港社会有什么可能因为行政长官讲了她自己的看法或一些政府意见可以左右到社会的讨论。但很现实地说,由于社会真的对土地、房屋有一个迫切性,在我第二份《施政报告》,换句话说在十月,亦不可以「交白卷」的,所以我也要求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就如何可以在五个月的谘询里,过了一段时间已经掌握到一定的社会看法与政府分享。我留意到土地供应专责小组黄远辉主席亦明白、理解政府的意见,我稍后便会请发展局局长再与黄远辉主席研究一下怎样可以把这个工作既做得很广泛、全面、客观但仍然不失时间性。
 
记者:想问譬如十月施政是否首先一定会confirm、会提到可能要解决土地供应便一定要提填海?你会叫可能黄远辉或发展局研究哪个填海选址范围?而且你这个举动是否只为了表现有政治决心?
 
行政长官:这个随便你们如何看。事实上如果你留意我在七月一日庆祝酒会的演辞,我主动承认我在六月二十九日公布一系列房屋政策的新措施是难以可以即时遏抑楼价上升,亦不会增加整体土地和房屋的供应,但是它们展示了政府是很有政治决心处理这个问题,更重要是令今日进行中的土地供应的公众谘询更加聚焦。为什么会更加聚焦?因为市民会知道因为有了这些新的房屋政策新措施,开拓出来的土地所建的房屋将会更多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无论是缩减轮候时间或以一个可负担的价格去购买。如果你所谓的政治决心是我刚才那番说话,那么我自己都说了。至于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会否研究或提议在香港哪个地方填海,这个应该是政府的责任。不过如果我没记错,他们在谘询文件都有罗列一些过往,包括我当发展局局长期间,在二○一一年开启的填海讨论已经看过香港一次,在什么地方可以进行填海比较稳妥,不会太影响航道、不会太影响一些敏感的生态,所以我觉得哪个再做维港以外填海的选择,可能都离不开那几个选址。
 
记者:想问之前你在聚会时有提过将可能运输及房屋局的工作分拆,观乎其实好像建制派和民主派的意见都不算有很大反对。政府有没有计划可能何时会将这建议交给立法会?以及会如何选出负责房屋项目的负责人是谁?是否陈帆?
 
行政长官:暂时完全没有这个计划。但是说运房局工作量太重,是听到很多意见要将运输、房屋两个大的政策范畴分开来处理,亦不是今日听到的。过去一段很长时间也有这样的意见,所以我在上年竞选行政长官的政纲中,在政府架构重整方面有罗列这些意见,包括分拆运房局、包括成立文化局、包括如何处理旅游这个政策范畴。当日所说的并没有什么新鲜内容,都是重复。但今日可以跟大家切实地说,现在没有这个计划、没有时间表,因为面前有很多工作赶紧要做,不太想分心做架构重整或改组。因为每一次架构重整、改组其实牵涉很多东西,有人以为拿份文件到立法会批便可以,其实不是这样简单。在政府内部有很多人员的调动或法定权力的转移,是一系列工作。我看不到在短时间内,我会启动这个相当有复杂性的工作。多谢大家。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8年7月3日(星期二)
香港时间12时08分
即日新闻  

网上广播

行政长官会见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