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行政长官质询时间答问全文(一)(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在立法会出席行政长官质询时间的答问全文: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梁继昌议员。
 
梁继昌议员:主席、行政长官。行政长官你去年八月二十三日去内地访问,包括参观一些高科技公司,去了杭州见了阿里巴巴的马云,回来后不足数月,香港交易所推出谘询文件,想在本月底推出一些「同股不同权」和生物科技公司上市的新措施。这个谘询日期只不过短短三十日,而上一次同类型谘询文件推出时其实很多市场人士,包括我们的监管机构都对「同股不同权」和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有点保留。虽然大家都知道我们周边的市场正做这一类上市改革,但问题是在没有保障投资者情况下做一个这样的上市改革,你觉得会否太草率呢,行政长官?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梁议员的提问。保障投资者是我们做任何金融改革的大前提。我留意到梁议员把交易所今次就「同股不同权」的工作与我访问一间创科公司挂钩。其实这并不是因为我去访问,而是因为香港已经丧失很多时间,各国现正争取这些新经济和新科技公司利用他们的金融市场上市集资,上届政府在这方面尽管有些讨论,但都是无疾而终,所以在本届政府成立之初,我请财政司司长领导一个金融领导委员会,在早阶段就让负责监管的证监会和负责市场发展的交易所,以至其他金融领导坐在一起,大家给了原则上的方向来做。自从特区政府也好、交易所也好,展示这个方向和决心,我留意到都是受到市场和新科技公司的欢迎。至于你说谘询时间的长短,其实数年来已不断讨论这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工作是合适的,如果我们再议而不决,恐怕又再次丧失一个很宝贵的机会。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梁继昌议员。
 
梁继昌议员:主席,我想问问究竟有些什么特别保障投资者的措施会随着这个上市改革会做?譬如是日落条款等等?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郑泳舜议员。
 
郑泳舜议员:多谢主席。行政长官,香港出名楼价高,但租金亦很高。差饷物业估价署制订的租金指数过去十年升超过一倍,但据我了解,市区劏房的租金一定不只这数目,现时在深水埗一个劏房动辄要六、七千元,住户越住越贵,亦越住越细。我见过很多一家四口都仍然住在一张碌架床上,等公屋等了四、五年。我们民建联一直倡议政府为轮候公屋超过三年的合资格申请户给予租金津贴,我明白政府有心提供更多公营房屋,但远水不能救近火,我们亦提出租金扣税,何时才能推行?其实劏房户交税不多,其实租金津贴最实际。主席,我想问行政长官,政府会否特别针对九万多户劏房户多做一些工夫,减轻他们在生活上开支的负担或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郑议员首次在立法会的提问。不过你说话说得太快,我年纪比你大很多,所以不是听得很准确,而且离得太远。我这样回应吧,香港楼价高企和租金飙升实在困扰香港市民,亦是我目前认为在这届政府里面对最大的挑战,所以特区政府会想尽办法解决长、中、短期的房屋问题。当然长期和中期就是土地供应,所以为何我那么上心在上星期六的扶贫委员会高峰会要清晰带出这个信息──就是最有效的扶贫方法都是要解决房屋问题,亦正如你说在这九万多户居住环境差的家庭里有不少小朋友居住,如何能够纾缓这些居住环境差的家庭的目前情况,我及我的同事都在努力中。当然最「王道」的做法是增加资助房屋的供应,但短期内正如我在去年的《施政报告》说,每一种方法只要能够建设更多过渡性房屋或社会性住房,我们都是很愿意,所以陆陆续续大家也见到有这些项目落成,可以租予这些有需要的家庭。至于现金援助的方法,我们即将会放宽「在职家庭津贴」,因为不少这些住在劏房户的家庭其实都是在职的,希望透过放宽了的「在职家庭津贴」能够帮助这些家庭。当然我听到很多意见,指用一个租金津贴,但罗致光局长(劳工及福利局局长)亦解释了,直接的租金津贴恐怕受惠的不是住客,是业主,所以在这方面的工作我们要非常谨慎。多谢。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区诺轩议员。
 
区诺轩议员:多谢主席。林太,早晨。你上任前说过有「三座大山」。关于强积金「对冲」你今日有一个方案;港铁虽然你有一个股息补贴政策,但昨日又加了百分之三的车费,还有领展问题你从来没有处理过。我想问其实回购领展是否真的这样难?你曾经说过回购领展是相当愚蠢的做法,但是当领展卖场的时候,为何政府又不参与?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行政长官。请你坐下,区诺轩议员。
 
行政长官:多谢区议员给我机会澄清这所谓「三座大山」的说法。我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这「三座大山」如何处理,缘起是一个饭局,在座应该有些议员是记得的。但无论如何,我明白社会上有很多议题困扰着市民,其中有三个议题──一个是公共交通费用高,我们的回应是即将会推出无入息审查的公共交通津贴计划,这是在去年我的《施政报告》中提出,亦广受市民欢迎。在强积金方面,最困扰雇员是「对冲」问题,这几天大家都看到报章报道,我亦反复在公开场合重申,我很有决心在这一届政府为我们的雇员、劳工界解决强积金「对冲」问题,换句话说就是要取消强积金「对冲」安排。至于领展问题实在是非常困难,因为我们也要尊重商业社会、尊重私有产权,当如果领展出售的时候,我们用政府的行为买回来是否能够解决到?我们能买多少个?所以我们现在的做法是,我亦已同意,由我们增加公共街市的提供来满足市民,特别是基层市民日常生活用品的购买机会。
 
区诺轩议员:特首,我可否再补充一点?因为如果我们不去做一些适当回购,基本上旧区重建很难有一个整全的做法,因为当我们可能要重建一些公屋,但商场已经卖了出去,甚至卖了给炒家、荒废了,那么我们的重建一定没办法整全,这是第一。第二,我其实一直说应该要责成证监会检讨房地产信讬守则,希望透过修改这个守则,限制这些基金肆意地去贱卖我们的公屋商场。我想问政府可否在这方面作出一些研究,例如做一个报告,看看当中的影响,然后再促成他们去修改条例?谢谢。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陆颂雄议员。
 
陆颂雄议员:主席,工联会一直都很关注房屋短缺和公屋轮侯时间已经越来越长,最少四点七年,主席,以及居屋售价已经过万元。我们工联会一直都是争取租津、租管、物业空置税三管齐下。最近政府放风会研究物业空置税,针对一些发展商囤积居奇,挤牙膏式的惜售,我们表示欢迎,但是同时间刚才行政长官回答租津方面,我表示非常失望,因为政府没有从一个解决问题的角度,只是觉得这样不行,那样又不行。如果你认为租津可能会影响租金,为什么不做租金管制?做租管便不会令租金越来越贵,是否能够帮助基层?我希望行政长官真的在租金管制、租务管制方面能够从新展开研究及推动。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陆议员,本届政府希望能够展现到、给市民看到我们有迎难而上的精神,但是每一项政策措施、每一项政策决定都要很审慎,因为会带来后遗症。我相信说回十多年前有官员在这会议厅里说出售公屋的商业物业,即是今天已成立的领展,都有一大串理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今日便产生了许多后遗症,包括刚才区议员所说的,现在重建将会是一个有困难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不能够同意或接受我的解说,这正正由于我们要全面审视。如果做租管,恐怕连可以出租的单位都会减少。在整体香港楼房不足的情况下,保持楼宇单位可以出租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素。
 
陆颂雄议员:主席,行政长官的答法令人失望,她拿另一件东西转移视线,我现在问你租管问题,希望你认真研究。另一方面,租管你不肯做,立法禁止「炒水炒电」可以吧?「炒水炒电」是一种双重暴利,可否帮助一些基层,特别是劏房那些?政府已回答我,不能立法禁止「炒电」,那政府自己拿回来做,好不好?这事我想能直接帮助劏房户。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我可以和陆议员说,房屋问题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所以我们会很认真研究所有能够纾缓到目前香港市民,特别是基层市民,在房屋方面承受的压力的方法。

(待续)
 
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时间13时22分
即日新闻  

网上广播

行政长官质询时间

相关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