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就预防虐待儿童事件与传媒谈话内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博士今日(一月十三日)出席立法会政府帐目委员会公开聆讯后,就预防虐待儿童事件与传媒的谈话内容:
 
记者:局长,想跟进一下虐儿情况。近期有很多宗虐儿个案,有些人建议有一个强制申报机制,即是学校发现小朋友有伤痕、异样,便要汇报给社工、社署(社会福利署),这个建议是否可行?可否加强警觉性?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就这个强制申报(机制),我的理解,不论在国际间,或其实在本地,过往都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提出。我会乐意就这些不同方案,探讨它的可行性。
 
记者:其实接连这数天都出现一些虐儿个案,是否在政府的家庭服务方面的政策做得不到位?日后会否有改善空间?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我相信现时的社会福利服务,包括譬如是家庭或其他支援,一些出现怀疑虐儿个案的情况,这些服务我们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探讨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不过如果大家看看,通常我们所了解,当有一些譬如令大家都非常伤心、甚至很震惊的个案,全城的市民都会就这些问题表示关注,接便会出现大家因为警觉性提高了,而发掘出来的个案可能越多。我们要去做好我们的工作,就是当我们知道这些情况出现的时候,我们的同事是否能够即时就情况去了解。如果有需要采取行动的话,亦会尽快去做。
 
记者:接下来社署会如何跟进被发现被虐的小朋友?例如临临(涉及一宗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受害女童陈瑞临)的哥哥方面,社署会如何继续跟进下去?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详细的细节我现时未能够跟大家说,因为我们现在正探讨。不论在社会福利署、教育局、小学、幼稚园、甚至中学,都要探讨我们的服务是否可以做得更加到位。
 
记者:学校的缺课通报机制方面会否改善?因为幼稚园现时是30天,会否缩短至七天,而且过往的案例都是由社工发现,是否反映教育局或劳福局给予老师的指引不清楚?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就幼稚园申报的情况,我不能够代教育局局长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教育局局长和我都有跟进有关工作,据我所了解,大家都觉得如何就提升校长和教师在虐儿方面的敏锐度,多些留意,是可以做多些。
 
记者:是哪方面做多些?有些人说,譬如临临的哥哥就读兴德学校,有查询过社署,但社署不视之为正式求助,劳福局(劳工及福利局)和教育局在层面上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很明显有时有部分朋友或者同事未必完全掌握有关指引,所以在指引的发布,甚至有需要时举办研讨会,可让大家不但对於指引更加认识,亦从分享中大家懂得如何掌握有关指引。因为指引很多时候都是白纸黑字,但理解可能有不同,以及实际情况的运作如何呢?这些工作需要多些宣传,包括一些我刚才提到的研讨会。这方面的工作我相信在社会福利界也好,教育界也好,都会在未来的工作想想如何加强。
 
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
香港时间14时45分
即日新闻